[name]
第50卷 第1期 2013

多瑙河-地中海-黑海区域被界定为一种包括水和野生生物动态、人为压力、社会经济模式以及运输和产业链的宏系统。

在水动态方面,多瑙河平均水流量约为200立方千米/年、流域面积估计为805 000平方千米,它在注入黑海的淡水中占了很大一部分。同时,黑海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向地中海东部流域提供中盐度水净流出,该海峡将黑海与马尔马拉海连通(马尔马拉海则经达达尼尔海峡与爱琴海连通,并从而与地中海连通)。表层多年度流出量平均为600立方千米/年,底层多年度流入量平均为300立方千米/年。

自从公元前9000年在杰里科建成最早的一批定居点以来,地中海盆地就一直是世界文明的摇篮。在英语和拉丁系語言中被称为“陆间”海的地中海有着多种名称:罗马人称之为“我们的海洋”( Our Sea),土耳其人称之为“白海”(Akdeniz),犹太人称之为“大海”(Yam Gadol),德国人称之为“中海”(Mittelmeer),古代埃及人则较含糊地称之为“伟大的绿色”(the Great Green)。1 “我们的海洋”在它周围人民之间的沟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防止了盆地各地区利益各异的人们之间发生冲突。世界上不存在其他任何这样的盆地。世界地图表明了地中海在世界上的位置是多么地独特:它大到足以容纳我们所有的人,但同时,它以它独特的形状、它的岛屿、海湾和海峡为连接周围的人创造了各种手段。

跨界合作与水资源综合管理:非洲水资源管理的两个关键因素

非洲大约有64%的陆地表面位于其63个跨界江河流域,而全世界这一比例为47%。就南部非洲而言,即在按照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成员国的边界划定,共有16个跨界江河流域,提供了这一区域可用水资源的80%。除一个成员国外,南共体其余所有大陆成员国超过50%的陆块都位于跨界江河流域。一些国家超过50%的水需求量要靠境外水源满足。在此背景下,水合作对许多非洲国家而言历来是一个重要问题;而且随着这些国家的经济不断增长,以及一体化程度的提高,这个问题更加重要。

21世纪作为人类世的一部分,将给我们留下诸多环境剧变。前所未有的人口增长、气候变化、快速的城市化、基础设施扩张、移徙、土地用途转换、污染等,改变了水的流量、路径和存储方式:从快速消融的冰川到过度开发导致的地下水位下降,都说明了这一点。过去一个世纪,人口密度和人均资源使用量显著上升,集水区、含水层及相关生态系统发生了深刻改变,影响了水的活力、质量和供应。根据联合国目前的预测,世界人口将在2050年达到90亿。人口呈指数级增长和人均用水量激增是造成水文变化及其影响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一个资源已经捉襟见肘的星球上,要满足人的多种需求是一个巨大挑战,对那些已经无法获得清洁水的人们而言尤其如此。1 由于干旱、洪水、风暴等天气事件日益反复无常,全球水资源的分布差异、脆弱性和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大。

为宣传国际水合作年的主题,本文介绍一个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视角。斐济和其他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被大片海水围绕,长期以来非常关注海洋生物资源的可持续开发,近来也非常关注非生物或矿产资源的可持续开发。

斐济是一个南太平洋群岛,由散布在130万平方公里的300多个岛屿组成。与其大片水域相比,斐济的陆地面积仅为18 333平方公里。斐济群岛是大洋岛屿群的一部分。作为14个太平洋岛国之一,斐济的陆地面积较小,海洋物业或专属经济区面积却十分庞大,这个特点并非斐济仅有。14个太平洋岛国的陆地面积之和仅占海洋总面积的3%,相比之下专属经济区则占海洋面积的97%。对于斐济和太平洋岛国来说,海洋给我们提供了生存、食物安全和经济的基础。可持续发展的确依赖太平洋的健康和可持续管理。

妇女是农业水管理的重要利益方——她们在水和土地的保护、雨水收集和流域管理方面起关键作用。根据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粮农组织)的估计,目前有9.25亿人营养不足,到2050年,粮食产量得增加70%才能养活90亿人。在全世界15亿公顷耕地中,只有2.77亿公顷是灌溉地,剩下82%为雨浇耕地。1 妇女在灌溉和非灌溉农业中起重要作用,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靠雨水种地的妇女多于男子,她们生产出三分之二的粮食。2 根据粮农组织最近的估算,3 妇女平均占发展中国家农业劳动力的43%,但尽管如此,农业用水政策仍错误地假定农民均为男性,从而将妇女排除在水资源管理之外。

水挑战:共同风险和共同利益

如我们许多人所知,水是二十一世纪最具关键性的可持续发展挑战之一。全世界对水的总体需求在上一世纪稳步增长,并预期将会继续增加。水的需求增多,但供应有限、污染严重、基础设施不足和缺乏管理能力,这些因素都导致了许多地区水的稀缺。地表水的过度分配也使流入河流的水量不足,损及重要的沿岸生境和水生系统。日益扩大的城市竞相建造基础设施,以配合人口增长的步伐,而农村人口却没有足够的水来维持生计,或必须跋涉长途才能得到淡水,这损及他们的利益并阻碍了他们的经济生产力。

海洋环境的重要性

据估计,地球表面70%的面积都是海洋,1 这是最具生产力的生境,包括所有已知物种的75%都在海洋。人类对这个独特的环境至今仍未得到普遍探查,它依然隐藏在世人视线之外,但这个环境对调节全球温度至关重要,因为它也是氧气的主要生成者。珊瑚礁大约只占全球海床洋底0.5%的面积,是造礁石珊瑚的碳酸钙遗骸沉积数千年后积累而成的三维空间复杂结构。这些礁石时常被称为“海上雨林”。这种比喻低估了珊瑚礁的复杂性,因为它对动植物产生的多样性超过热带雨林,它能通过复杂的食物网循环养分,并能提供食物链中所有层次物种所需的食物。

水资源小组的一份报告:“绘制我们的水前景:经济世界”(2009年11月)指出,2030年的水需求将超过水供应50%。这是令人震惊的数字,显示取得这种关键资源的重要性。国家和国际决策人员需要根据证据快速作出决策,避免对这个星球及其居民造成重大后果。不过,政策决定一般都不会迅速作出。幸好,可能很快会有改变这种状况的一些可喜转变,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转变是科学界的许多组成成员正在凝聚新的看法,以确定科学界在这项决策进程中的作用,同时,全球要求参与这个进程的公民意识也日益高涨。根据证据作出决策是科学家、决策人员和一个知情公民社会三方面结合的产物。全世界的科学中心和博物馆有能力和有意愿帮助建立这种新关系。

人类目前面临着若干全球性的挑战,其中包括贫穷、饥饿和气候变化。与此同时,城市化和人口增长的快速步伐更加快了任何全球性的进程,对水资源造成不利影响,其结果是,缺水和水质恶化正成为日益迫切需要关注的问题。在现代社会,水已成为解决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和环境可持续性的关键要素。有鉴于此,世界如不制定全球性的水治理政策,就不可能实现全球发展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