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实现人人拥有权利和选择

Mother and baby attend health fair in Ahua Village, Côte d’Ivoire.

23岁的帕特里夏参观计划生育展览。她对避孕知之甚少,但她很感兴趣。她说:“现在,我不想生更多的孩子,因为我没有办法养活他们。”摄于科特迪瓦阿瓦,2015年7月。人口基金西部和中部非洲办事处图片

 

对于当今的人口政策,关键在于人,而不是数字,在于个人和夫妻自由决定是否生殖、何时生殖和每隔多少时间生殖的权利。但人口政策并非一直如此。

1969年,联合国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机构联合国人口基金(人口基金)成立,当时世界人口已达到36亿,并在迅速增长。当时的全球生育率约为目前水平的两倍。

那时,许多政府都关注人口增长对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影响。在一年前的1968年,保罗•艾里奇 (Paul Ehrlich) 的著作《人口爆炸》1出版,警告“人口过多”将导致饥荒并摧毁地球,呼吁通过人口控制来遏制人口持续增长。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认同艾里奇关于人口增长以及如何应对人口增长的观点。同年,国际社会齐聚伊朗德黑兰,各国政府同意“父母享有自由、负责任地决定子女数量及其出生时距之基本人权”。2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人口基金应运而生,旨在向发展中国家说明人口高速增长的影响,并支持国家人口方案,各国开始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分发避孕药具。通过这些方案,越来越多女性真正拥有生育选择权。因此,妇女可以控制自己的生育,开始少生孩子。然而,尽管避孕药具的供应增加,但仍有数亿妇女无法获得避孕药具。高成本、偏远地区供应受阻以及对避孕的负面态度等等,阻碍了许多妇女为自己的身体做选择,包括是否或何时怀孕。

在接下来的25年里,一项由妇女团体领导的基层运动不仅推动了避孕药具的扩大供给,也推动了帮助进一步消除信息和服务障碍的行动。这一运动为各国政府的人口政策转变铺平了道路。许多早期的人口方案只以减少一对夫妻生育子女的数量为目的。相比之下,新的人口方案重视赋予妇女控制自己生育的权力及方式。

转变的趋势在1994年达到顶峰,179国政府在开罗通过了突破性的《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行动纲领》。《行动纲领》旨在赋予妇女权力并实现人人享有生殖健康,同时重申个人和夫妻有权自由负责地决定子女人数及其出生时距。这一权利在26年前在德黑兰举行的国际人权会议上已得到承认。

现在,我们有毋庸置疑的证据可以表明,重视个人权利和选择的人口政策改善了妇女和女童的福祉,改变了家庭和社会,加速了全球发展。

现在,我们有毋庸置疑的证据可以表明,重视个人权利和选择的人口政策改善了妇女和女童的福祉,改变了家庭和社会,加速了全球发展。知情且能够自由决定怀孕时间和间隔的夫妇和个人,通常会选择较小的家庭规模。  

Dr. Natalia Kanem spends time with midwives and UNFPA staff at the D5 reproductive health clinic in Cox’s Bazar, Bangladesh. © UNFPA Bangladesh/Lauren Anders Brown

纳塔莉亚•卡内姆博士与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D5生殖健康诊所的助产士和人口基金工作人员在一起。摄于2018年6月。人口基金孟加拉国办事处图片/Lauren Anders Brown

25年前,在最不发达国家,一名妇女有近六个孩子,如今只有不到四个。在很大程度上,生育率下降是因为在发展中国家更多人可以获得现代的避孕方式。现在,数亿想要防止怀孕的妇女有办法实现避孕。然而,仍然有数亿人无法实现。最新的数据表明,仍有2.14亿妇女想要防止怀孕,但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在可获得数据的51个国家,仅57%的已婚妇女有权力自行决定是否采取避孕措施、寻求医疗保健以及与伴侣发生性行为。

要实现《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行动纲领》中人人享有性健康和生殖健康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贫穷的妇女和女童、残疾人、土著人民、少数种族和族裔以及不同性取向的人,都面临持续的不平等和羞辱。普遍性是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的指导原则。履行我们1994年做出的承诺,最重要的是让每个地方的每个人都享有他们的权利。但是,这也取决于其他全球目标的实现,包括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及其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反之,这个承诺的履行也有助于实现2030年议程。

例如,要实现“目标1:在世界各地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部分取决于女童是否能安全、健康地从青春期过渡到成年,并在生活中充分发挥潜力。同样,要实现“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龄段人群的福祉”,妇女必须有健康怀孕和安全分娩的权力,并能够保护自己免于意外怀孕和感染性传染疾病,包括艾滋病毒。实现“目标5:实现性别平等,增强所有妇女和女童的权能”有一个前提,即妇女和女童能够自己决定何时、与谁发生性行为以及是否怀孕。如果我们无法实现《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行动纲领》中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换句话说 ,没有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就没有可持续发展目标。

高质量的人口数据能让最脆弱群体得到关注,也至关重要。为此,人口基金正与各国及联合国系统合作,建立更强大的人口数据系统,从而找到落在最后的人们,并明确他们的需求。

我们的目标是让所有个人和所有夫妻的权利和选择都得到充分实现,无论他们住在哪里、如何生活或者赚多少钱。

 

计划生育正帮助缅甸妇女保护她们的健康和家庭。摄于缅甸仰光,2016年10月。人口基金缅甸办事处图片

Family planning is helping women in Myanmar protect their health and families. © UNFPA Myanmar

我们的目标是让所有个人和所有夫妻的权利和选择都得到充分实现,无论他们住在哪里、如何生活或者赚多少钱。这要求消除所有经济、社会和体制障碍。消除这些障碍不仅有可能改善个人的生活,还有可能帮助推动经济发展,为建设更繁荣、更公平和更有复原力的社会奠定新的基础。

生育率下降不是我们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我们还衡量人们自己取得的进步,以及是否有更多的妇女和女童能够自由决定是否接受教育、进入劳动力市场、结婚和生孩子。

时不我待,2030年并不遥远。要实现每个人的权利和选择,我们需要更多得多的资源,而且资源需求的紧迫性与当前的任务相当。对性健康和生殖健康进行投资,包括计划生育,具有跨部门的益处,然而筹资负担主要由资金仍然严重不足的卫生部门承担。我们的任务是引入更广泛的合作伙伴,最重要的是,为实施大胆、综合、创新的解决方案提供强大的资金支持。为此,我们要将卫生部门与教育、性别、人口和发展部门联系起来,最关键的是要与财政部门联系起来。

正因如此,人口基金以及肯尼亚和丹麦政府将于11月在肯尼亚内罗毕共同召开一次峰会,旨在推动各国政府、国际金融机构、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等做出具体的全球、国家和地方承诺 ,尤其包括资金承诺。

在内罗毕,我们希望看到大胆的政治和资金承诺,致力于实现普遍的性健康和生殖健康,包括采取行动解决避孕方面的所有未满足需求,消除可预防的孕产妇死亡,结束性别暴力、女性生殖器切割和童婚。以上目标都希望在2030年之前实现,即与可持续发展目标在同一年实现。我们希望内罗毕峰会能推动解决方案的形成。我们要开展前所未有的协作和创新,特别是在数据领域。

达成了这些目标,世界上每例怀孕将都是期盼的结果,每次分娩均安全无虞,每个年轻人的潜力均得以实现。这就是我们所期望的世界,如果我们在内罗毕峰会及峰会之后联合起来,完成我们25年前开始的未竟事业,我们就可以拥有这样的世界。

在2019年7月11日世界人口日,人口基金呼吁各国政府、民间社会、社区和各界人士再次承诺实现《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行动纲领》中的目标,并加速实现让所有人的权利和选择成为现实的目标。

 

注释

1. 保罗•艾里奇 (Paul Ehrlich),《人口爆炸》(纽约,巴兰坦图书出版公司,1968年)。

2. 《国际人权会议最后文件》,德黑兰,1968年4月22日至5月13日(联合国出版物,出售品编号:E.68.XIV.2),第16段.

 

《联合国纪事》并非官方记录。单个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以及地图或文章中所使用的边界、名称和说法不一定意味着得到了联合国的官方认可或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