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的互联网政策必须以权利为基础、以用户为中心

©Maxpixel

如今,数据的力量和脆弱,都是其他任何资源所无法比拟的。从使用社交媒体到获取行政服务,数据共享在当代社会发挥了核心作用,但随之也伴随着很高的风险。在数据互联的世界中,由于大规模、多用途的数据共享,我们的个人信息越来越容易受到攻击和滥用。进行在线交流和交易时,我们面临暴露各自生活细节的风险,以前,这些都属于我们的个人隐私。我们可能暴露的隐私不仅包括必须确保安全的财务数据,还包括我们所处的位置,我们的朋友、家人、同事,我们的政治信仰,我们的购物记录,甚至我们的健康数据等。此外,全球各国都在创建连接我们个人生物信息的数字身份系统,这是一个将我们的数字活动和我们的线下生活及身份连接在一起的桥梁。这样的数字身份可能会成为被掠夺的目标,不管是出于商业还是政治目的。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英国剑桥分析公司利用来自5000万个脸书账户的数据进行用户分析,帮助竞选团队有针对性地进行政治宣传。这则丑闻提高了全球公众对数字时代数据受到操纵和控制的认识,同时,公众也意识到,我们缺乏对这种数据滥用的防范。美国还没有全面的数据保护框架,几乎无法阻止滥用脸书平台来搬弄是非从而潜在影响选举的行为。缺乏保护同样也可能对2018年巴西总统选举造成了影响。1由于缺乏基于国际公认的人权原则的相关法律、政策和企业规章,我们每天分享的数据会被歪曲,从而破坏民主进程,伤害我们中间最脆弱的人。

遗憾的是,对于像剑桥分析公司这样的丑闻,各国做出的应对措施可能会使事情变得更糟,有些举措甚至会损害他们声称要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包括未经适当协商或征求公民社会意见的情况下草率通过不完善的数据保护法。2此外,全球各国政府还利用社会对数据和国家安全的关注,草率推进信息本地化3,制定不以用户为核心的网络安全或打击网络犯罪法规,这非但不能保障信息安全,反而向侵犯人权的行为敞开了门户。无论是为了保护数据还是加强网络安全,法律框架都必须以国际人权文书承认的个人隐私权为核心。例如,授权监督的法律必须是“必要和相称的”。4所有联合国会员国都应在线上和线下维护基本人权,在这个数字时代,隐私是这些权利的基石。

然而,各国政府试图在日新月异的数字环境中制定游戏规则,他们往往追求无视个人观点、权利或需求的政策、法律和治理目标。立法未能考虑不同利益攸关方的意见,包括来自公民社会的声音,会导致特别是边缘化人群的人权遭受严重的侵犯。最近,北非的一个联合国会员国颁布了“网络犯罪”法及媒体监管法,而这些为监管网络空间而制定的法律破坏了公民自由,将属于行使人权的活动,包括隐私权和言论自由权等,定为犯罪。这些法律授权广泛的国家审查、网站封杀和在线监管。例如,网络犯罪法要求互联网服务商保留和存储用户180天内的数据,包括电话、短信、浏览记录和应用程序记录,并要求他们在没有人权保障的情况下允许执法部门使用这些数据。

因隐私权遭到公然无视,自由言论可能被定罪,政府可能对批评的声音展开审查,因此催生一种自我审查的文化,造成人人自危,从而进一步损害人们自由持有和表达意见的固有权利。2011年北非和中东起义发生之后,许多人对因特网和新技术的前景十分乐观,声称互联网将成为言论、结社和活动自由平台,如今,人们的态度正在逆转。新制定的法律成了压制批评和反对声音的工具,因特网上自由开放讨论的空间遭到严重的压缩。对批评性言论的压制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该条赋予公民持有见解和言论自由权,以及“通过任何媒体和不论国界”获取信息的权利。压制批评言论也违反了拥有172个缔约国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

亚洲某些国家也采取了相似的行动,推行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该地区的某个会员国颁布的数字安全法,正是这个骇人趋势的一个重大例子。这部法律替代先前的信息和通信技术法,而旧法已将那些被指控在网络上传播虚假信息的人列为刑事起诉的对象,对他们施以巨额罚款和重刑,以此来消除反对的声音。新法的某些条款比较模糊,很容易被滥用,与旧法有相似之处。例如,新法建立了数字安全机构和国家数字安全委员会,但却未明确定义这些政府机构的管辖权和权力。新法还扩大了警察机关的权力,他们可以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搜查任何仅仅有数字犯罪嫌疑的人或场所。因将在线发表自由言论定罪,新法排除了任何基于权利的考虑,公民自由的实践笼罩在敌对的阴影下面。

如上所述,这些法律给人权带来了风险,而许多个国家正在推进数字身份计划,这可能深化和加剧这些风险,其中有些计划已经被落实。这些计划需要收集和存储我们的私人敏感信息和生物标识来建立和认证个人数字身份。这旨在保证政府服务的效率,但是,在创建通常由政府集中管理的个人和生物数据库之前,国家必须了解用户会因此面临的各种风险5,同时应确保在此类计划真正实施之前,法律框架中应包含切实保障人权和网络安全的条款。6

2016年,北非另一个会员国的立法者拟定了生物识别法案,对此,民间行动者联盟发起了一场宣传运动,让民众关注该法案的缺陷。这个危险的提案没有具体说明要存储什么类型的数据以及谁有访问权限。另外,法案中也没有完善的条款来保护数据安全。整体而言,法案对本国公民的隐私、网络安全和数据构成了威胁,因此也对他们的基本权利构成了威胁。由于受到民间社会的巨大阻力,该法案最终没有通过。但是,鉴于国家数字身份计划的种种假定益处,我们可以肯定这种计划以后还会寻求实施。除非能真正降低这些计划蕴含的巨大风险,否则,无论它们在何处实施,都会破坏当地人民的隐私权、行动自由和言论自由。

数字化的未来已经来临,其影响几乎深入我们生活的每个方面。因此,我们必须确保相关的法律和政策以基本权利的保护为基础,必须确保我们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并且权力滥用能得到防止。让我们记住,我们的数据远远不是“新石油”,而是代表着我们的身份,也是一种自我的延伸,我们必须加以最有力的保护。

 

注释

1. 维罗妮卡•阿罗约 (Verónica Arroyo) 与哈维尔•帕列罗 (Javier Pallero).“你的数据会被滥用:关于巴西大选前夕WhatsApp数据操控现象的报告”.Access Now,2018-10-26.https://www.accessnow.org/your-data-used-against-you-reports-of-manipula....

2. 维罗妮卡•阿罗约 (Verónica Arroyo) 与哈维尔•帕列罗 (Javier Pallero).“巴拿马:民间社会要求公开匆忙推进的数据保护法案的进程”.Access Now,2018-10-26.https://www.accessnow.org/panama-civil-society-demands-an-open-process-f....

3. 编辑委员会.“三种因特网即将出现。美国的那一种不一定是最好的。”.《纽约时报》,2018-10-15.https://www.nytimes.com/2018/10/15/opinion/internet-google-china-balkani....

4. 必要和相称原则,“适用人权于通信监控的国际原则”(2014-05),https://necessaryandproportionate.org/principles.

5. 布雷特•所罗门 (Brett Solomon).“数字身份证有你所不知道的危险”.《连线》,(2018-09-28).https://www.wired.com/story/digital-ids-are-more-dangerous-than-you-think/.

6. 瓦法•本•哈辛 (Wafa Ben-Hassine).“数字身份计划:哪里会出问题?我们对贸发会议电子商务周的贡献”.Access Now,2018-04-19.https://www.accessnow.org/digital-identity-programs-what-could-go-w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