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与可持续增长

我们正处在一个独特的历史时刻:我们的社会正从工业经济向另一种经济形式转型,这是一种以数字化和纳米技术等一系列新技术为主要特征的经济。在最新的数字化浪潮中出现了区块链技术,许多人认为区块链技术有望在全球范围内重新定义信任、透明度和包容性。然而,区块链技术目前还相对不成熟,或许,这项技术可能带来的问题会与它能解决的问题一样多。到目前为止,区块链技术为我们洞察新兴技术以及探索如何在瞬息万变的世界中利用这些技术提供了关键思路。

数字化变革

在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几次数字化浪潮中,数字技术让我们的经济和社会不断转型,最初是许多业务流程实现数字化,后来实现大量数据采集和共享,最后,数字技术推动了移动电话革命,使世界上60%以上的人获得了计算能力。

以往的数字化浪潮

我们正处于数字技术的过渡时期。在这之前,掌握计算能力带来的益处都由企业获得。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信息技术主要应用于既有的业务流程,只是让它们变得更快、更高效、更安全。然而,随着计算能力在全球广泛分布,一些事情改变了。计算能力的广泛分布推动了许多技术的发展,首先从根本上重新定义了业务流程以及我们的经济和社会。实际上,当如此之多的人掌握数字力量,人类生存的各个方面都受到了重大的影响。

去中心化与区块链

区块链是计算能力全球广泛分布催生的技术之一。简单地说,区块链是一种数字分类账,在分类账中,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等交易都按时间顺序、公开形成时间戳和记录。交易的公众属性是最值得注意的。现在,世界上几乎任何人都能够下载代码并“挖掘”比特币或参与基于以太坊平台的新网络理念。区块链由大部分能够参与网络的公众共同创建,整个过程完全透明,几乎不可能出现记录恶意分录或更改已经处理的交易记录的情况,从而能够建立“信任”。现在,比特币底层技术已经远远超出最初的应用范围,即加密货币,而扩展到各种层面,既激励可再生能源纳入能源网络从而减少全球航运业的排放,也提升银行汇款速度、降低汇款成本等。

区块链受到广泛炒作和误解,部分原因在于它极其新鲜,也在于人们的贪婪,因为人们发现他们能够将区块链当作一种新形式的资产并从中赚钱。人们经常说加密货币“不受政府控制”或超出现有市场和政治体系之外。然而,区块链并不存在于真空之中,相反,它像所有其他技术一样在政治经济中发挥着作用。而且,货币能够脱离政府而存在的想法是谬误;货币与政治的关系无比密切。那么,区块链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

区块链的1000个思想实验

区块链仍是新兴技术,在完全融入社会之前会经历多次演进。之前,我们在技术行业也看到过类似的发展轨迹,比如物联网、移动电话技术乃至互联网。在完全融入并应用于社会之前,这些技术都经历了各种迭代。我们必须慢慢、坚定地克服许多技术、社会和政治障碍。

因此,面对新兴技术,我们需要进行深入的思考,要把它们作为一种探索可能性的途径,而不应期望它们立即成为完全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在这种思路下,可以开展更广泛的讨论,我们可以在讨论中挑战成见。区块链已经表明,个人通过互联网连接并拥有充足的计算能力后,将拥有强大的能力,他们远不仅可以发推特、拍摄和分享照片或视频,还可以创建一个全新的经济结构。

因此,区块链的力量不在于技术本身,而在于它重新构建了我们对于社会和经济各个方面的许多讨论。区块链说明我们有许多选择,我们能够以不同的方式组织社会。区块链已经启动了1000个不同的思想实验,但十年或二十年后产生的解决方案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基于区块链或加密货币。然而,从当前开始的讨论将会对社会利用数字技术取得的进步及数字技术对人类的影响做出重要的贡献。因此,我们每个人,包括联合国,都必须参与这些技术,理解和借鉴这些技术。

在最基本的层面上,区块链应对人类的深层需求:在一个以数字方式促成和存储大部分人类互动的世界中,人们能够信任其他人、组织和公司。对于区块链建立信任的能力,或者说,技术是否能够真正复制人类关于信任的想法、感受和行为,人们都还存有疑问。这些概念是非常人性化的,数字解决方案所处的权力结构也与人有极大的关系。区块链经常被视为省去中间人或创建民主的问题解决方案的办法,但也可能只是用数字化的权力结构替代现有的类似权力结构,导致决策变成没有人情味的二元化过程。区块链的“真理”没有留下解释的空间,与当前的系统不同。

环境对任何技术的发展都至关重要,包括所处的政治经济环境。但是,那些试图利用区块链的人很快意识到:区块链迫使开展新一层面的合作。区块链要求人们建立伙伴关系,并深入讨论透明度和包容性到底是怎么回事。

区块链呼吁多边主义

工业革命时期的技术发展是对当时社会变化的回应,同样,区块链也是对我们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变化的回应。

也许,区块链之所以受到如此多关注,原因之一在于它触及世界上许多人的本能感觉:我们只有共同努力,让所有人都参与讨论,才能为世界上一些最古老的问题创造新的解决方案。许多人认为区块链是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正是因为它采取有违直觉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尽管人们经常以技术决定论的腔调讨论区块链,但重要的是要倾听背后潜在的信息。未来几十年间,人们仍会继续呼吁包容性、信任和多边主义,这也是区块链尝试从技术角度解决的问题,我们也必须通过各国政府、民间社会、学术界、非政府组织和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找到新的方式来响应这一呼吁。

一个需要以多边方式解决的关键问题是数字技术的监管。尽管世界上已经有了一些建立此类监管的倡议,但我们必须拓宽整个数字行业对这些举措以及人权原则的认识。例如,区块链是真正跨国界的;无论是作为一种货币还是一种技术,区块链都是没有国界的,需要统一的多边监管方法。它还要求世界各国政府的官员不仅仅从技术层面认识区块链,还要了解他们的法规用代码如何诠释。智能合约之类的事物需要思想的多样性,从而也要求包容性。将社会规范编纂成智能合约的工作不能只由初创企业或年轻人来处理,因为实施这些规范的方式会对很多人产生影响,因此需要在整个社会中进行。更重要的是,在某个国家根据本国的某套法律编写的代码,可能会对另一个国家的公民产生影响。这些情况应如何处理目前尚无定论。

教育至关重要,不仅是对政府官员或领导人,对每个人都是如此。就像我们在开车前要学习交通规则一样,我们需要学会如何管理数据高速路,因为它正在成为我们建设社会的基础。调查显示,只有约三分之一的人口能够理解开放数据运动产出的数据和统计数据。区块链的要求更高,公民必须接受全新的数据管理方法,并对密码学和密钥管理原则有所了解,否则将面临失去金钱或政府服务的问题。如果我们的教育系统没有经过更新就过渡到完全的数字化经济,那无疑是一场灾难。

通过创建适当的多边解决方案,我们才能利用当前的新兴技术,也为那些尚未考虑到的技术提供合理的参考框架。这是接触新技术的重要性以及《联合国秘书长的新技术战略》的重要性所在。我们必须认真考虑并共同评估和应对这些技术的影响,而不是断然接受或拒绝。

当计算能力传递到绝大多数人手中,而不是仅仅由企业掌握时,针对老问题的全新解决方案就会出现,这很可能会是区块链留下的主要财富。区块链产生之初,人们希望看到一种新形式的银行系统,一种真正扎根于我们所处的数字世界的系统。区块链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克服其技术和环境挑战,但公民主导、公民所有的全球问题解决方案已经成为大家熟知的概念。如果现有国际体系忽视这一信息,就会面临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