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场革命:数字革命和人口革命

GATSBII (Georgia Tech Service Bot with Interactive Intelligence) hands a research participant a medication bottle. Atlanta, Georgia, United States, 2011.  ©KEITH BUJAK/ GEORGIA TECH NEWS CENTER

佐治亚理工学院拥有交互式智能的服务机器人将药瓶递给研究参与者。2011年摄于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  佐治亚理工学院新闻中心图片/KEITH BUJAK


世界逐步数字化,对我们生活的每个领域都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在过去的20年中,技术已经渗透到现代社会的各个方面,尤其是数字技术的使用正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现在,许多服务和资源只能通过数字手段才可获得。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也将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包括老年人照料的理念。

伴随着这一趋势,世界也正在经历一场人口革命。每个国家的老年人口数量和比例都在增长,据估计,到2050年,全世界60岁及以上人口将达到20%以上。发展中国家的老年人口增长最多,也最为迅速,亚洲是老年人口最多的区域,而非洲将成为老年人口比例增长最快的地区。

老年人常被视为同质群体,而实际上却是所有年龄段中异质程度最高的一个群体。有些老年人可能身体健康,可以独立或自主地走完一生。有些老年人则由于疾病、伤残或行动能力丧失等缘故,晚年愈发依赖别人的帮助,可能需要不同程度的专门照顾。辅助装置、内置环境应用和机器人技术等新技术有巨大的潜力,可确保所有的老年人在各种身体、精神及其他状况下能最大限度地自主生活。

辅助和机器人技术可用于三个主要领域:帮助监测老年人的行为和健康;协助老年人或照顾者完成日常工作;以及为老年人提供社交互动。

技术可以让机器执行简单的日常任务,例如为病患提供餐食和药物。辅助装置和机器人技术可以帮助老年人自己吃饭、洗澡、购物或起床,弥补他们的孱弱。这些技术可以增强老年人自我管理购物或清洁等日常活动的能力,让他们不必再依赖于照顾者或家人。

智能的生活环境利用传感器和其他应用程序监控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和行为并帮助预防危险,因此可以使老年人能够在自己家中独立生活,无需入住辅助生活机构。电子手环、全球定位系统提供的协助、技术增强旅行应用和其他可获得的解决方案,使得老年人能够独自旅行和行动,让患有认知障碍的老人也能独自出行。记忆和通信应用可为老年人的认知能力提供支持,从而帮助他们独立生活。

机器人可以执行人类不能或不愿意执行、无法完成或无法高效完成的任务。通过这些机器的使用,人类可以更多地投入到需要人类互动的护理环节或领域。随着它们不断发展,机器人可以承担更多的医疗或照顾任务,并能够更加自主地运作。对某些人而言,这可能听起来像乌托邦,但只要机器人的表现超过普通人的表现,人类被算法取代就可能实现。

辅助和机器人技术的应用,必然涉及老年人享有的人权、尊严、自主、信息自决、不歧视和平等权利。虽然这些新技术拥有巨大的应用及发展潜力,但在老年人的人权方面也存在挑战和需要明确之处。因此,我们需进一步思考并最终采取行动,确保老年人的人权在当前和未来都能得到有效的保护。

目前,《联合国老年人原则》、《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都没有明确提及获得辅助技术的权利。在缺乏关于老年人的专门文书或专门文书只适用于特定老年人群的情况下,只有《残疾人权利公约》可以提供一些指导,因为该公约承认获取辅助技术的重要性。

前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纳维•皮莱 (Navi Pillay) 以及越来越多的会员国认为关注点有必要从原则转向权利,并考虑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多边文书,针对老年人的人权制定普遍的标准和义务。

2010年,大会设立了老龄问题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负责审议现有的老年人人权国际框架,找出可能的差距并确定消除这些差距的最好方式,包括酌情考虑制订其他文书和措施的可行性。今年,工作组首次重点讨论老年人享有人权可能受到影响并需要进一步保护的具体领域。

在2019年召开的下届会议上,工作组将继续就规范性要素开展互动讨论。工作组重点关注的自主性和独立性两个领域,以及长期和姑息治疗,都将在数字化的推进过程中受到影响,这将是进一步研究支持老年人日常生活权利的要素的重要机会。独立专家2017年向人权理事会提交的关于辅助和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对老年人人权影响的报告1将是规范性讨论的重点之一。

自主性是关于老年人辅助和机器人技术的讨论重点。自主性还包括拒绝某种支持的权利,例如拒绝机器人提供的支持。这就要求就此类技术向每位老年人提供简单而准确的信息,以便他们能够在同意使用该技术之前评估使用辅助和机器人技术的影响。

使用辅助和机器人技术,将对隐私权,即个人数据保护和信息自决权,产生重大且空前的影响。通过使用辅助和机器人技术收集的信息非常敏感,因为这些信息涉及个人的健康、生活选择、政治、哲学和宗教信仰和性习惯等。这可能会影响到老年人自己,也可能会牵涉到他们的照顾者、家人和朋友。

正如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的规定,信息自决权是个人一般人格权及其尊严所固有的。因此,个人有权决定何时以及在什么限度内披露个人生活情况。2要了解自主机器人对信息自决权和隐私权的影响,需要了解护理机器人现在和将来利用数据的方式。现有的规范性框架,例如《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7条,规定了减少数据使用量的原则,继续在这方面提供必要的指导,尽管根据定义,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正常运行要求大量数据。

使用辅助技术和机器人照顾老年人,既可增强也可损害他们的尊严,因此需要进行严格审查,不能将其用作人工护理的替代品。对机器的适当依赖程度因情况、任务和个人而异。根据基于人权的方法,支持应作为扩大机会而非维护的途径。辅助技术应有助于提高人的能力并增强人的尊严。这一目标应贯穿辅助装置和机器人技术从设计到应用的诸多环节。

尽管大多数辅助技术和当前部署的许多机器人是按预编程脚本运行的自动系统,但新兴技术的运行自主程度明显更高,既有由人类监控的系统,也有通过人工智能实现完全自主的机器人。这类机器人能够独立和动态地确定是否、何时以及如何执行一项任务。

因此,辅助技术的设计需体现/遵循基于人权的方法。这种设计可以确保技术不会使老年人产生羞耻感,并将考虑到他们的多样化需求和偏好,给予弱势群体应有的关注,包括那些特别需要支持的人士、有认知或其他方面障碍的人、数字移民和其他人。还需要针对辅助技术尤其是机器人探讨建立合适的问责和监督机制,确保这些机制充分解决老年人的问题,并符合人权准则。

1942年,科幻小说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 (Isaac Asimov) 提出了“机器人三定律”:“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通过不作为使人类受到伤害。第二定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除非这些命令违背第一定律。第三定律,机器人在不违反第一、第二定律的情况下要尽可能保护自己的生存。尽管这些定律在当时具有前瞻性,甚至在《世界人权宣言》之前就已经存在,但数字化的推进对我们生活的各个领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这需要我们进一步推进有关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的辩论,以确保人权框架足以解决老年人即将面临的挑战。

注释

1A/HRC/36/48.

2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联邦宪法法院裁判集》第65卷,第1页,II 1 (a).

3艾萨克•阿西莫夫,《我,机器人》,(纽约,格诺姆出版社,195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