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技术:跨越式发展的机遇之窗

Camila Gonzalez studying at home on a computer she received through Uruguay's "One Laptop per Child" Programme.  ©PABLO LA ROSA. 25 June 2009.

卡米拉•冈萨雷斯正在使用由乌拉圭“每个儿童一台笔记本电脑”计划发放的电脑在家学习。  摄于2009年6月25日。图片/PABLO LA ROSA​ ​

 

试想这样一个世界,那里没有饥饿,每个孩子都有学可上,无人因各种传染病而死亡。这其实并不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梦想,而是我们对一个不让任何人掉队的社会的集体愿望,也是我们共同努力实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原因和指导原则。前沿科技为我们实现可持续的未来带来了巨大的希望。

作为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经社部)的旗舰报告,《2018年世界经济和社会概览:前沿技术促进可持续发展》(《2018年社经概览》)描述了可供我们使用的技术,这些技术能够帮助我们消除饥饿和流行病、延长寿命、减少碳排放、实现重复性手工劳动的自动化、创造体面就业、提高生活质量和推动实现更高水平的全面繁荣。碳捕集与封存的技术突破,或将助力我们最终实现2030年议程中的设想,即降低净排放,减缓气候变化。光伏电池所用的新材料正在提高能效,使可再生能源有望取代化石燃料。前沿技术的进步还促进了数字金融的发展,帮助人们更高效地分配储蓄和投资,从而创造就业机会,直接有助于减少极端贫困,这也是2030年议程的最高目标。

虽然这些设想很有诱惑力,但是我们应该铭记,技术无法自己做出选择。我们人类开发和运用技术以解决我们的问题。技术无法自动满足最需要它们的人。政策仍由人来制定和指导,使技术能够造福人类和解决复杂棘手的问题。政策有助于我们开发并传播最亟需的技术,让世界上最远的角落也能受益,同时还能弥合个人、社区和国家之间持续存在的巨大技术鸿沟,帮助他们发挥可持续发展的潜力。

过去,技术突破在各国之间的传播往往需要花费数十年时间。技术的传播和应用不仅缓慢,还面临重重障碍。但对许多新技术而言,这一过程有所不同。例如,移动电话的用户数量在不到20年的时间内就达到了数十亿。现在,全球有近70%的人不仅会使用移动电话进行通讯,还会用它来阅读新闻、查看天气、付款以及销售产品。不论我们身处何地或从事什么工作,移动电话已成为现代生活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特征。互联网也是一项技术进步,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每天都在使用互联网。这些都是社区和社会使用赋能技术绕过或“跨越”线性发展模式的杰出范例。前沿技术为社区和国家缩小差距、加速发展开启了新的机遇之窗。

什么是前沿技术?从《2018年社经概览》中能明显看出,这类技术并没有很明确的特征。我们正在经历各种相互联系和相互依存的技术的迅速发展,这些技术正在从根本上改变整个世界。一个方面的进步促进了其他多个方面的突破。例如,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储能技术的进步促进了电动汽车的突破性发展。同样,人工智能正在使机器人和自动化流程变得更智能和更高效,为自动驾驶汽车奠定了基础。人工智能还使疾病诊断更加容易,推动基因技术取得突破。可喜的是,在这些前沿技术中,许多已经惠及了几十亿人。

与以往技术突破方面的经历不同,各社区和社会如今可以以较低的前期成本改造和采用前沿技术。我们不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就能复制一个算法并在新的经济或社会背景下应用。可再生能源或基因技术的突破无需高额的运输成本就能实现快速传播。在世界某一角落开发的技术,通常只需按一下按钮,就可以轻松地传播至世界的另一角落。可移植性、可复制性和可负担性是许多前沿技术的精髓,这可以为所有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并使它们能够绕过早期的低效技术,以充分发挥国家的发展潜力。

《2018年社经概览》明确指出,前沿技术不能确保满足人类需求,更无法保证实现可持续发展。相反,《2018年社经概览》提醒人们警惕潜在的陷阱。如果我们没有制定正确的政策和体制,许多前沿技术可能弊大于利。例如,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可能会削减数百万的工作岗位,却不会创造新的工作岗位代替被削减的岗位。以牺牲数百万人的利益为代价,这些技术的发明者和所有者可能会变得更加富有。机器人替代人工的趋势可能会剥夺发展中国家发展制造业和实现工业化的机会。随着前沿技术的进步,除非采取包括加强社会保障在内的适当应对措施,否则我们很可能面临更严重的工资和收入不平等。然而,《2018年社经概览》给出警示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线重要的希望:如果我们能利用前沿技术,使最需要前沿技术的人获得和利用这些技术,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人民,那么,可持续发展进程取得积极成果将指日可待。问题在于如何将这种假设变成现实。

我们如何确保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不发达国家,无需支付高昂的价格就能获得前沿技术并从中获益?首先,发展中国家必须建立必要的人力资本以利用前沿技术。例如,高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之间在高等教育入学率方面存在巨大差距,必须通过增加人才投资缩小这一差距。尽管许多前沿技术易复制、易改造,但发展中国家仍须掌握必要的技能和知识基础,才能获取并利用这些技术。

除了人力资本,发展中国家还必须构建有利于获得前沿技术的赋能基础设施。如果这些国家的人民连基本用水、卫生和电力供应都无法得到保障,我们就不可能期待他们能利用在线教育以及学会编写计算机代码。我们不要忘记,在2015年,仅有66%的低收入国家人口用上了改良水源,仅有28%的人口能享受改良的卫生设施。很难想象一个国家连人民的水和卫生设施都无法保障却能实现跨越式的技术进步。此外,现在仍有近10亿人口用不上电,这些人几乎都在发展中国家,另有25亿人生活在电力供应时断时续或不可靠的地区。如果这些近全球1/3人口的群体无法获得电力供应,我们又如何期待他们能利用前沿技术?

发展中国家想利用前沿技术领域的技术突破,就必须要满足上述必要条件。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尤其是目标4、目标5、目标6、目标7和目标9,已经提出过这些设想,但是各国政府需要明确和切实地优先考虑建立人力资本和必要的基础设施以从前沿技术的潜力中获益。各国政府必须当机确定优先次序,因为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机遇之窗不会长久地敞开。

《2018年社经概览》阐释了各国为跨越式发展创造有利条件可以采用的途径。设计合理、执行恰当的国家创新体系能够帮助发展中国家大幅度提升科技适应和吸收能力。世界上不存在国家创新体系的完美模型。在一些国家,政府起主导作用;而在另外一些国家,市场起主导作用。多数国家介于两者之间。在国家创新体系中,基础科学可优先于应用科学,本土创新优先于采用或改造国外引进的技术。尽管结构和优先事项有这些不同之处,但所有成功的国家创新体系都有一些共同点:提供制度化的学习网络;提高技术吸收能力;促进技术知识分享;扩大融资渠道。所以,发展中国家若想要追上脚步,关键在于他们是否能快速地下定决心,建立一个有利的创新体系,并根据体系制定并实施适当的政策来开发、传播和采用能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前沿技术。

即使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创新体系也需要外部支持。虽然一个国家可以建立有利于创新的环境,但它在获得发达国家开发的许多技术方面仍将面临相当大的挑战。同其他产品一样,前沿技术受到专利保护,所以,在传播这些技术到发展中国家时,我们需要改变思维模式并采用新的方式。我们需要更灵活的、支持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知识产权体系,使可持续发展最亟需的技术更快普及,这些技术包括可再生能源和能源储存技术以及各种基因技术和生物技术等。我们显然亟需展开全球对话,促进发展中国家获取关键技术。

随着发展中国家借助前沿技术努力加快可持续发展,他们也会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即创新日益集中在发达经济体的一些大公司手中。由于这些巨头会限制关键技术的获取和传播,这种集中可能会阻碍创新,造成许多社区和国家掉队。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发现,获取创新变得越发困难。我们必须帮助他们缩小技术鸿沟。

联合国仍然是各国政府和其他利益攸关方讨论和确定前沿技术发展轨迹的最具公信力的平台,能够考虑到人类的共同价值观以及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求。《联合国秘书长的新技术战略》也恰恰反映了这一点。该《战略》强调了增强包容性和透明度的重要性,同时确定联合国必须为各国政府、企业和民间社会提供一个平台,以《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所载的价值观和义务为基础,在新技术方面共同做出选择。它还要求联合国“促进各行为体之间的伙伴关系的发展,以增加集体知识、实践想法和扩大对话”。这些原则将指导联合国努力弥合技术鸿沟并促进全人类的可持续发展。

联合国可以在确定对实现2030年议程和相互关联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的技术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促进环境可持续性的可再生能源技术、拯救生命的疫苗、促进粮食生产和消除饥饿的生物技术,对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保障共同未来都至关重要。时间十分紧迫,我们必须立刻采取行动,才有望在2030年前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绝不能错过借助前沿技术实现跨越发展、最终实现可持续发展惠及所有人的机会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