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小最不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

A farmer village outside of Dodoma, Tanzania. ©Flickr/C. Schubert (CCAFS)

坦桑尼亚多多马城外的一个村庄。FLICKR图片/C. SCHUBERT (CCAFS)

 

你能想象没有手机发送快捷消息、接收最新交通信息、查找医生的手机号码、在拜访朋友的路上查询地图或支付一笔款项的生活吗?

很快,我们将实现对家居设备的远程控制,即使不在家也能调节暖气并防止漏水。在不很久的将来,我们可能还会拥有自动驾驶的车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正帮助我们在治疗致命疾病方面取得突破。但是,谁真正受益于这些创新呢?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机器学习和物联网领域所取得的突破性进展,推动了第四次工业革命或者所谓绿色技术的发展,可是,我们中又有多少人最终能从中获益?

我们生活在一个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然而遗憾的是,并非所有人都能从中获益。由于不平等迅速扩大带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后果,许多人已经被落在后面,还面临着进一步落后的风险。虽然重大的技术飞跃不断得以实现,但其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仍集中在某些地区,主要是在发达国家。最不发达国家就算没有完全被排除在外,通常也还是远远地落在后面。其中很多国家只能使用过时的技术,例如服装业和农业部门所使用的技术。

这并不是因为最不发达国家缺乏追赶世界上其它国家的意愿或决心。我们所看到的情况是因为这些国家继续面临多重、严峻的发展挑战,迟迟未能消除贫困、实现可持续发展以及全面参与竞争日益激烈的全球市场。其中一个根本原因是结构性限制,因为最不发达国家在科学、技术和创新(科技创新)领域与其他国家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如果不能尽快缩小这些差距,最不发达国家将无法实现2030年议程及其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也意味着我们将无法实现“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的目标。

科技创新领域的差距源于一系列的因素影响。根据涓滴理论的假设,通过技术和创新的传播,增加资本货物的进口和外国直接投资会带来发展成果,然而基于这一假设的传统发展方式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更重要的是,研究和发展方面的投资水平低、高等教育入学率低和由此导致的熟练劳动力有限,以及能够促进发展的政策和监管环境不足或不稳定,都导致了最不发达国家在科技创新领域的落后。

同行评审期刊的稀缺程度便可说明最不发达国家所面临的挑战。2013年,在非洲最不发达国家,每100万人仅发表了7篇科技期刊文章。相比之下,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成员国,每100万人发表的科技期刊文章数量约为1100篇。

研究和开发(研发)投资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联性已得到广泛认可。朝着基于可持续利用海洋资源的“蓝色经济”迈进离不开研发,同样,向“绿色经济”迈进也有赖于此。简而言之,研发投资越大,创新领域推动经济增长的程度就越高。然而,对于大多数最不发达国家而言,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仍然较低,不足1%。这成为了这些国家在吸收和适应现有先进技术方面进行能力建设、提升竞争力的关键障碍。谈到最不发达国家的现代技术跃进式发展,就不得不考虑硬件和软件的问题。虽然技术基础设施投资是一项先决条件,但是,投资进行能力建设以适应现有技术也同样重要。

新兴工业化国家的情况是有力的提醒。在取得科技突破之前,这些国家利用国外的技术发展本国的工业基础。然而,这样做需要一支受过教育、训练有素的劳动力队伍,即广泛的有科学素养的公民基础,这是推动科技创新的关键。然而,在这方面,最不发达国家也面临着障碍。2015年,全球近40%的失学儿童和青少年生活在最不发达国家;2013年,最不发达国家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不足9%,而世界平均水平为33%。众所周知,中学入学率是预测互联网使用率的一个重要指标。人们使用互联网获取数据、交换信息并交流想法,正是互联网的使用和计算能力推动了科技创新领域的发展和飞跃式进步。因此,我们不能让最不发达国家在这一方面落后,而是必须保证这些国家的中学入学率乃至高等教育入学率得以提高。

硬件障碍方面,缺乏高速的互联网连接构成了最不发达国家所面临的主要挑战。互联网连接不足,阻碍了人们利用教育、卫生、金融以及其它领域最具前景的宽带应用,也阻碍了人们加入全球及区域知识网络。在为所有人提供负担得起的宽带互联网接入服务方面,大多数最不发达国家都面临着巨大困难。数字技术具有为这些国家带来经济和社会发展惠益的巨大潜力。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还需做出大量努力,增强政府和私营部门利用数字技术的能力。

我们的任务在于支持最不发达国家让所有人都能获取技术和知识,发挥人们的创造力和聪明才智。困难还有待克服。最不发达国家不应永远被落在后面,也没有理由一直和过时、低效的技术联系在一起。关键的第一步是认识到我们需要支持这些国家,并采取相应行动帮助他们实现赶超。我们已经通过新成立的联合国实体,即最不发达国家技术库(技术库)施以援手。

2017年9月,联合国与土耳其签署了一项东道国协定,技术库开始运作,旨在支持最不发达国家建设科技创新能力;促进国家和区域层面的创新生态系统;支持本国研发;为市场准入提供便利;建设知识产权领域的能力;并协助转让适当的技术。技术库的建立也标志着可持续发展目标17.8的落实,这是首个得以实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技术库将要开展的首批活动包括与其它联合国组织合作,在几内亚、海地、苏丹、东帝汶和乌干达等五个最不发达国家开展基线科技创新审查和技术需要评估。此外,技术库与“研究服务生命”方案合作,已经开始推动“数字化研究”。作为一项公私伙伴关系,自2002年起,“研究服务生命”方案一直活跃在包括所有最不发达国家在内的一百多个低收入国家。

这项伙伴关系将联合国机构、180家国际出版商、大学及其它组织汇聚在一起,为发展中国家的研究人员提供在线获取国际学术期刊、专业期刊、数据库及其它信息资源的途径。目前,技术库正致力于帮助12个最不发达国家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更好地获取数据、出版物和科技创新举措。这12个国家为:孟加拉国、不丹、布基纳法索、利比里亚、马达加斯加、马拉维、莫桑比克、尼泊尔、卢旺达、塞内加尔、坦桑尼亚和乌干达。

许多最不发达国家都已纷纷埋下了创新的种子,值此重要时机,技术库成立了。我们殷切希望技术库能成为增值的重要工具,帮助缔造最不发达国家的成功故事。

医疗是移动服务创新已产生重大发展影响的一个主要领域。在马拉维,巴蒂电信的321服务通过移动电话以当地语言提供孕产妇和儿童营养信息。坦桑尼亚开发了一款基于短信息服务的应用,使得出生登记流程更为高效、更具成本效益,更便于家长使用。作为一家复合型高科技初创企业,Zipline既是无人机制造商、物流服务提供商,还是一家公共医疗卫生体系咨询公司。2016年10月,Zipline与卢旺达政府合作,开始使用无人机向卢旺达偏远地区的诊所运送医疗用品,大幅降低了必需医疗用品的运送时间。

我们也知道,技术对打破金融普惠壁垒具有重要的作用。在最不发达国家中迅速发展的移动支付就是一个成功范例。它有助于无银行账户者不被排除在金融服务之外,不仅帮助家庭创造更好的生活,更重要的是给人们带来美好未来的希望。

作为许多最不发达国家经济体的支柱,恰好也是许多生活、工作在最不发达国家的妇女的支柱,农业已经从数字技术中获益匪浅。移动电话不仅有利于增加粮食的种植和收获,还有利于粮食定价。柬埔寨的“粉红手机计划”是一个很好的范例。这项举措帮助女农民交流专门知识、获取资源、购买土地,从而销售更多的农产品。在塞内加尔,虚拟平台Mlouma通过网站或移动电话为农民尤其是投资者提供有关农产品价格、位置和供应的实时信息。

交通运输技术的最新发展已经产生了重要影响,改变了人们通勤、创造就业机会和做生意的方式。2015年,轻轨系统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投入运营,彻底改变了城市交通。这是东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首个轻轨快速交通系统。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埃塞俄比亚航空现在经营着一架最先进的波音787梦想飞机。

以上只是列举了几个实例,但它们都说明了最不发达国家有可能不断了解创新技术的最新进展,展示了公私部门合作和南南合作能取得什么样的成果,证明了技术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一个推动惠及所有人的可持续和包容性发展的可贵因素。

《联合国秘书长的新技术战略》提出了一整套原则,其中包含了这个信息,为我们继续努力并确保新技术用于推动公平和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必要框架。我们必须避免一味地追求最新的、最先进的技术,这会导致最贫穷国家边缘化并致使他们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