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我们的价值观:以受害者为中心

2017年12月7日,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珍妮•康纳斯(左三)在朱巴结束了对南苏丹为期五天的访问。访问期间,康纳斯女士会见了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联合国各机构、基金和方案、非政府组织和包括政府机构和民间社会在内的其他合作伙伴的代表,以建立支持网络,协助确保为性剥削和性虐待受害者提供补救措施。©联合国图片/Isaac Billy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António Guterres) 在2017年9月18日于纽约举行的联合国防止性剥削和性虐待问题高级别会议上表示:“我们的世界容不得性剥削和性虐待行为。这个全球性的威胁必须消除……我们不会容忍任何人实施或纵容性剥削和性虐待行为。我们也绝不允许联合国的任何工作人员掩盖这种罪行。每个受害者都应得到公正对待和我们的全力支持。”

在为联合国工作的成千上万名女性和男性中,大多数人都秉持《联合国宪章》的价值观,满怀自豪感,以专业的精神,在往往较为危险或困难重重的环境下工作。但是,有任何联合国工作人员受到涉及性剥削和性虐待的指控,都是对这些价值观和原则的践踏,都会分散联合国在维护和平与安全、增进和保护人权以及可持续发展上得到的关注和资源,也会削弱联合国服务对象对联合国的信任。

秘书长坚定地认为,任何一个在联合国旗帜下工作的人,都不应与性剥削和性虐待有任何牵连。2017年,他提出了一个全系统战略,这个战略正在改变联合国预防和应对性剥削的方法。该战略优先考虑受害者的权利和尊严,致力于打击有罪不罚现象、建立多利益攸关方支持网络、调整战略沟通方法以提高透明度,以及提高全世界对性剥削和性虐待的认识。

作为受害者权利倡导者,我要确保维护受害者的权利和尊严成为联合国的工作重点,这一目标贯穿战略的各个部分。我呼吁联合国系统、会员国、民间社会和其他诸多利益攸关方支持全面受害者援助方法,从而迅速、敏感地予以落实,让受害者得到倾听、尊重和关注,让他们的案件得到严肃认真的对待,让加害者受到应有的制裁。我决心要让受害者得到关注,解决受害者经常面临污名化和歧视的问题。我也要努力确保受害者能够诉诸司法,同时加强问责,尽管大多数情况下责任还不能得到落实。

实地工作是我的工作重点。我们已经在中非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海地和南苏丹部署了受害者权利倡导者。受害者权利倡导者将根据我的指示进行工作:他们是所有受害者的主要联系人,他们要确保将以受害者为中心、密切关注两性平等和儿童问题的非歧视性工作方法落实到所有支持实现受害者权利的活动中去。秘书长鼓励在所有维持和平、促进人道主义和发展的实地工作中都部署受害者权利倡导者。我主张我们的人道主义合作伙伴也考虑采用这种做法。迄今为止,我访问过中非共和国、海地和南苏丹,亲眼目睹了秘书长战略的执行情况,看到了领导层的坚定承诺以及让指控案件公开透明的诚意,我深受感动。我们已经制定了针对联合国工作人员、当地居民、国际社会以及民间社会的全面沟通和外联措施,措施明确了联合国工作人员的工作职责以及对于社区的责任。在每次访问中,我都与受害者(主要是妇女和儿童)私下单独会面,聆听并了解他们的关切,向他们保证联合国会在他们重建生活时提供帮助。

性剥削和性虐待损害了联合国组织及其工作人员的声誉和公信力,而这种令人痛恨的行为会改变受害者的一生。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帮助。我们不仅要关注加害者及其行为,更要关注那些受到伤害的人、权利必须得到保护和需求必须得到满足的人,这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预防十分关键,为此,我们必须进行分析,解决根源问题和消除风险因素,包括性别不平等、权力文化和对权力滥用的容忍、民众的脆弱性、社会污名和陈旧观念等。培训不善或缺乏、无知或不接受联合国的规则和价值观、审查不充分等等,都是性剥削和性虐待产生的原因,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有罪不罚。

在维和及人道主义工作过程中发生性剥削和性虐待问题,并非平白无故,而是反映了社会中存在的行为,也受我们工作所处的复杂环境的影响。发生性剥削和性虐待的环境往往充满冲突、暴力和不安全、贫穷和不平等以及侵犯人权行为(包括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国家机构(尤其是司法系统)力量薄弱,也可能导致有罪不罚。

要取得成效,致力于解决性剥削和性虐待问题的工作必须与联合国的主要宗旨保持一致: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增进和保护人权以及实现可持续发展。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了解决性剥削和性虐待问题根源的方法。议程建立了一个总体框架,确定了国际、区域和国家优先发展事项,并涵盖了联合国总体目标及相关目标。议程坚持以人为本,优先考虑人的尊严,保证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

要实现可持续发展议程的17个目标和相关具体目标,特别是实现性别平等、促进和平包容的社会、让所有人都能诉诸司法等与消除性剥削和性虐待相关的目标,我们需要解决导致暴力、边缘化和歧视的根源问题,也要求我们为人们,尤其是为最脆弱群体消除障碍,让他们能够参与到影响他们生活的进程当中,使他们能够行使人权、发挥潜力。

最近,会员国批准了秘书长的发展改革方案,该方案将从根本上改变联合国的实地工作机制、能力和行动。我们必须将以受害者为中心的方法纳入可持续发展新架构。作为联合国的工作人员,我们必须确保我们承诺服务和帮助的人免受性剥削和性虐待。我们必须共同为受害者提供支助,让他们成为幸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