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期望的非洲:加强国际支助协调,促进非洲发展、和平与安全

2018年5月25日,非洲问题特别顾问贝尼斯•加瓦纳斯女士在纽约参加主题为“赢得反腐败斗争的胜利:一条非洲转型的可持续之路”的非洲日活动时,向大使、联合国官员和其他政要致辞。©世界和平联合会图片

自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非洲可以说是世界上变化最大的地区。20世纪40年代,几乎整个非洲大陆都处于殖民统治之下,而在随后的几十年,众多非洲国家纷纷为争取独立而斗争并赢得了胜利,同时争取实现社会经济发展以及和平与安全。

如今,也就是不到一个世纪后,非洲大陆拥有丰富的人力和自然资源,经济和社会发展潜力十分巨大,各国日益重视实施转型议程,旨在实现共同繁荣、团结、和平和一体化。随着人类发展重新得到关注,整个非洲大陆的社会和经济包容性增强,中小学教育机会增加,性别平等程度提高,寿命延长,孕产妇死亡率显著降低,识别和应对和平与安全挑战的区域能力也有所提升。

在为这些成就以及前进势头欢欣鼓舞的同时,非洲大陆也充分认识到其仍然面临诸多挑战。因此,非洲必须着手落实目标远大、影响深远的全球和区域发展、和平与安全框架。基于《2015年后发展议程非洲共同立场》(《非洲共同立场》),非洲各会员国团结一致、共同协商,确保达成重点关注结构性经济转型、包容性增长、以人为本的发展以及持久和平与安全的全球性综合议程,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及其可持续发展目标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们的“共同立场”。除了这一全球框架,非洲联盟(非盟)还通过了一个非洲大陆综合框架,即2063年议程,旨在实现非盟“建立一个一体化、繁荣、和平、由非洲公民领导、在国际舞台上成为一支活跃力量的非洲”的愿景:我们期望的非洲。

为落实这两项雄心勃勃的议程,非洲不仅需要采取新的发展方式,实施和平与安全干预措施,还要重新调整非洲大陆与世界其他地区的互动与合作方式。官方发展援助一直是非洲与发展伙伴之间的关系基石,但事实证明,这种关系过于单一和脆弱,无法作为非洲大陆实现宏伟愿景的基础。此外,虽然我们一直认为联合国与非盟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对提高共同努力的成效至关重要,但也始终面临着重大挑战,例如双方角色定位不明确、互补性不够,干预措施不成体系,不利于实现预期目标。

在这种背景下,人们日益认识到,在实施非洲转型议程的同时,非洲的主要全球伙伴关系也需要转型,尤其是与联合国之间的合作关系。因此,联合国和非盟始终致力于加强伙伴关系,在相互尊重、团结一致、相辅相成和相互依存的基础上,建立更高水平的合作。

为此,在过去一年中,联合国和非盟签署了多项全面联合框架,以加强双边战略伙伴关系、携手实现非洲愿景为宗旨,旨在加强和平与安全建设,推动双方协调一致地落实2030年和2063年发展议程。

非洲问题特别顾问办公室(非洲顾问办)致力于加强联合国与非洲之间的协调与合作。由于参与非洲发展的行为体数量众多,多方协调一致无疑存在困难,但是,2030年和2063年议程倡导伙伴关系,为包括联合国实体在内的国际社会重新审视与非洲以及与彼此之间合作推动实现非洲愿景的方式提供了契机。

我一直认为,在非盟九年的工作经验,对我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兼非洲问题特别顾问大有裨益。我有幸了解到非盟的具体工作和价值观,并希望利用这些知识帮助自己完成非洲顾问办的任务,加强联合国与非盟之间的合作。由于双方的合作关系仍然存在不足,非洲顾问办有责任找出这些缺陷、不足和盲点,并采取创新对策,让我们的努力能取得显著成效。除了与非盟密切合作外,非洲顾问办还致力于与会员国、民间社会、私营部门、学术界等所有利益攸关方建立更紧密的伙伴关系。

非洲顾问办的一个重要关切在于如何更有效地与联合国系统各实体合作,加强联合国与非盟的伙伴关系,确保联合国系统为整个非洲提供协调一致的支助。

实现上述目标离不开更强有力的内部协调和协同作用。因为联合国等多边机构迫切需要少花钱多办事,也因为非洲和世界所面临的主要挑战涉及多个部门,我们必须加强联合国内部的协调一致,发挥各自的相对优势。因此,非洲事务部门间工作队和非洲区域协调机制等关键协调机构将发挥重要作用,推动联合拟定方案,帮助联合国全球和区域各级实体明确挑战,并联合规划和实施干预措施,避免各自为政。

尽管如此,在关注协调和规划、目标和具体目标以及监测和评估的同时,我们绝不能忽视工作的核心:人民。非洲不仅拥有大量土地和资源,我们也绝不能仅凭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和特定目标的逐步实现,判定支持非洲实现发展愿望的协调工作是否成功。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2063年议程之所以能够发挥作用,是因为两者均明确将人民放在核心位置,致力于确保每个人都能有尊严地生活。这两项议程的核心不仅在于实现经济增长、环境保护和冲突减少,更在于确保社会公正以及不让任何人掉队。这些目标都包含着对每个非洲人的重要承诺,可以指引联合国及其合作伙伴开展支持非洲大陆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