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时机”:团结一致、姐妹互助

联合国大会在纽约召开期间,托尼奖提名剧作家、演员兼活动家达娜•古瑞拉 (Danai Gurira) 和奥斯卡金像奖获奖演员兼活动家瑞茜•威瑟斯彭 (Reese Witherspoon) 与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姆齐莱•姆兰博-恩格库卡在2018年国际妇女节的纪念活动“把握时机:农村和城市活动家改变女性生活”上交谈。此次活动聚集了好莱坞演员、领导人和活动家,讨论如何扩大“我也是受害者”和“是结束的时候了”这类运动的势头。©联合国妇女署图片/Ryan Brown 

自2017年10月以来,全球100多万名女性在“我也是受害者”运动中与姐妹们分享自身的经历与团结的力量。她们呐喊出自己“受够了”的心声。一直以来,女性在家中、公共场所和工作中都遭受着暴力行为。一直以来,这样的虐待司空见惯,而女性的呼声被压制,也没人相信她们的故事。一直以来,肇事者始终逍遥法外。

据估计,全球有10亿妇女遭受性别暴力所带来的痛苦。这些妇女通常不会向当局提交正式报告,联合国妇女署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协助下从牙医、外科医生、精神科专家、急诊室和停尸房收集来的数据表明:暴力侵害妇女行为已成为一场全球性的健康危机。我们决不允许这种情况延续到下一代。

我们正处在一个临界点,必须双手紧握这一刻,“把握时机”。为了扩大团结和凝聚力,拥有全球数百万社交媒体粉丝的好莱坞明星正携手学生、民间社会活动家、来自农村地区的妇女和女童以及其他长期呼声遭到忽视的人,共同参与“是结束的时候了”运动。在非洲,由亚哈•杜库仁 (Jaha Dukureh) 等妇女领导的活动家和幸存者正在发声反对切割女性生殖器和童婚现象。亚哈•杜库仁是关注切割女性生殖器和消除童婚现象的联合国妇女署非洲地区亲善大使。在拉丁美洲,妇女走上街头抗议谋杀人权活动家玛丽埃尔•弗兰科 (Marielle Franco) 的罪行,并通过“一个也不能少”运动来抗击杀戮女性行为。在瑞典,数百名演员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分享他们的证词并呼吁对骚扰零容忍,引起各行各业1数千名女性的共鸣。

这个宝贵的时刻给了我们两点重要的经验。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姐妹团结的力量十分巨大。大量妇女发声参与其中,与倾诉者对话:“我聆听你,我理解你,我相信你”,让倾诉者鼓起了勇气。妇女终于有机会倾诉痛苦的经历,并最终获得解脱,这成了一项向所有人免费开放的集体治疗。世界各地的妇女都可以对其他人说“我也是受害者”,这句话可能表示“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也可能表示“我相信你”。其次,这一运动为问责制和解决有罪不罚问题创造了关键动力。到目前为止,有罪不罚的问题还无法解决,有权势的人犯罪总能逃脱法律制裁。我们需要将“我也是受害者”运动视为一项旨在证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案例。这一运动必须进一步扩大,确保立法者和世界各国当选者有办法来有效打击有罪不罚现象。妇女署正利用我们的全球影响力,来支持扩大“我也是受害者”运动,以实现不让任何人掉队。

因此,“我也是受害者”运动很重要的一点在于纳入性少数群体、残疾妇女、寡妇、有色人种妇女、土著妇女和其他边缘群体的不同经历,影响各式各样的人,从而对抗歧视。如果没有性别平等,就无法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同理,如果不采用综合研究、政策制定、充足资金和积极行动等因素的交叉方法,就无法消除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行为。

消除歧视的一个关键环节,是解决暴力侵害妇女行为,包括工作场所的性骚扰问题。妇女的经济赋权对于她们充分参与社会活动至关重要。“是结束的时候了”、“我也是受害者”和其他同类运动的全球性拓展,根源动力在于职业女性希望她们的呼声得到倾听,要求人身安全在工作场所得到保证。她们的经历揭露了各行各业、公私部门、正规和非正规经济活动中的种种侵害妇女的性暴力、性骚扰和性虐待事件。消除此类骚扰行为不应只是幸存者的责任,还需要主管、股东、人事工作者和客户等共同承担。只有当我们所有人各尽其责,联合一致,共同努力,才会终止骚扰。

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之一,是由欧洲联盟和联合国共同发起的聚光灯倡议。该倡议借鉴多方力量和经验,指引各方努力消除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太平洋和加勒比地区的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行为。五年来,该倡议获得了欧洲联盟5亿欧元的初始投资,把资源用于具体行动中,加强立法、政策、机构建设、预防、服务供应和数据采集,以制止暴力行为,促进性别平等。

在联合国系统内,我们也必须言行一致。促进工作场所性别平等,首先要在联合国机构内部开始实践。秘书长已明确承诺对性骚扰实行零容忍政策,并制定了一项五点计划,旨在解决系统内的这一问题。在妇女署,我刚刚任命政策司司长普尔纳•森 (Purna Sen) 担任解决性骚扰和其他形式的歧视问题的执行协调员兼发言人,这是一个新设置的特别职位。这将确保重点关注幸存者,将女性经历置于性骚扰工作的核心,并推动采取果断的行动以制止性骚扰。

我们还大力支持世界各地民间社会与妇女组织的工作,包括联合国消除暴力侵害妇女行为信托基金。该基金致力于消除暴力侵害妇女与女童的行为,20年来,该基金的规模一直为同类中最大。无论在哪里开展工作,我们都会与民间社会合作。民间社会是联合国议程时间最长且规模最大的支持者与同盟。

消除性虐待和性骚扰,男性也有责任。既然女性正在担起为姐妹们争取人权的责任,男性也必须要为兄弟们的所作所为负责。“把握时机”行动要求男子和男童去倾听妇女和女童的声音,并同她们携手努力消除负面的社会规范与僵化观念。我们需要男性在工作和家庭中以实际行动消除性暴力和性骚扰,并改变他们谈论和对待女性的方式。

在争取性别平等的过程中,联合国妇女署的“他为她”运动鼓励男子和男童的参与,要求他们承诺捍卫妇女的权利并重新定义男子气概。截至目前,包括国家元首、高层人员、乃至世界第一飞人尤塞恩•博尔特 (Usain Bolt) 在内,全球有近130万名男性都承诺要发挥应有的作用。处于“我也是受害者”的年代,我们要不断采取行动。我们需要大批男性女权主义者的加入,来使这个抵抗运动坚不可摧。

19世纪,全世界人民与奴隶制进行了抗争并取得胜利。20世纪,反抗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再次唤醒世人的良知。如今,在21世纪,我们所面临的伟大而艰巨的挑战,就在于反抗性别歧视、性别暴力以及一切形式的妇女压迫。

每当我想到这些斗争,每当我因改变过于缓慢而感到沮丧时,我都能从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的话语中得到安慰:“在事情未成功之前,一切总看似不可能”。若男性不能和女性一同在生活中各个领域争取平等,那么,“到2030年实现全球性别平等”就几乎不可能实现。只有当男性和女性、电影明星和农场工人、经理和员工、公民和政治领袖等所有人都同心协力,我们才能将不可能的事变为现实。

注释

  1. “6,000名女性律师呼吁消除瑞士法律行业中的性虐待,但她们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商业内幕(北欧版)》,2017-11-16,http://nordic.businessinsider.com/6000-swedish-female-lawyers-are-calling-out-sexual-abuse-in-their-industry--and-its-just-the-tip-of-the-iceberg-20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