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秘鲁,普诺,两名年轻女性在的的喀喀湖上划船。的的喀喀湖靠近乌鲁斯群岛,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商业通航水域。

根据联合国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通过的首批决议之一,联合国对其通过转让所得的土地的地下享有绝对权利,尤其是享有在该土地下建造任何建筑及取得水供应的权利。在很大程度上,这个条款隐喻了“我联合国人民”的权利,即他们有权利用各自家园土地的丰富资源。从另一方面说,这个条款也提醒我们,不管看得见的资源有多丰富,享用看不见的资源也是“我联合国人民”的权利

南苏丹首都朱巴位于尼罗河上游河畔,市区看得见的水资源丰富,但是,在距离朱巴市区不远的市郊穆努基地区,当地人为了获取饮用水需要深挖水井寻找看不见的地下水,但这些地下水往往已经受到污染。联合国南苏丹共和国特派团在该地区建设了全新的供水系统,打开水龙头,人们就能享用清洁的水。在大洋彼岸的越南,联合国儿基会的自来水计划鼓励享用了餐馆免费自来水的顾客至少捐款1美元,这些资金将用于为缺水的儿童提供安全的饮用水。在越南以西的新加坡,新加坡国立大学设计了一个排水拦截系统,以提高集水能力,为美化城市运河创造更大的基流,并将该技术上传到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绿色市场数据库。在吉尔吉斯斯坦北部边缘的塔什塔克村,当地的儿童每天都要穿越该国最繁忙的道路,去附近的村庄取水,每隔几周就有一名儿童被汽车或卡车撞伤。尽管全体村民捐款在街头安装管体式水塔,但水塔数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随后,通过联合国建设和平基金提供支助的建设和平项目,难民署填补了资金缺口,安装工程花费了7个月左右的时间,整个村庄现有12座管体式水塔,可为约800人提供清洁用水。

如上所述,每个联合国办事处或机构都在为满足普遍需求,尤其是为满足饮用水需求做出贡献,而这正是本期《联合国纪事》的主题。大会曾要求主席召开工作级别的对话,讨论加强联合国工作的统筹协调,以实现与水有关的可持续发展总目标和具体目标。大会决定对话“应该是特设的和非正式的,兼具包容性、开放性和互动性。”我们希望本期《纪事》也是非正式、包容和开放的。同时,我们也希望你分享关于水行动十年和可持续发展目标6的看法和建议,如此,本期《纪事》也将兼具互动性。

“人们都说,下一场战争将是争夺水资源的战争。”几个月前,大会主席米罗斯拉夫•莱恰克 (Miroslav Lajčák) 在联合国学术影响力方案成员机构西东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发表致辞时说,“我们要确保下一场战争不会爆发,我们要确保用合理的方式解决水资源问题。”

让我们行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