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新途径

联合国成立时,其创始者设想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分歧并不释放在战场里,而是化解于会议室中;在这个世界里,战争在爆发前就会被制止。在这个世界里,人们会在伤亡发生前紧急行动。

但是武装暴力仍更频繁地发生于世界各地,并持续更久,更加复杂,杀伤力更大。平民不止会死于两军交战中,甚至成为直接攻击目标。我们更目睹了史上最大规模的移徙,人们因对战争的恐惧和绝望,被迫离弃家园。

而这就是联合国需要和平新途径的原因。

我将于4月24日以及25日在纽约召开关于建设和平以及持续和平的高级别会议,借此机会将邀请世界首脑共同商讨预防冲突、调解、对话以及外交等议题。此次会议是成员国为支持联合国更好促进世界和平所做努力的一部分。

我所说的和平,是那种可以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和平。这种和平并不会随着下一轮选举而消失,这种和平不仅仅是以年或月来衡量,而是持续世世代代。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持续久和平”,是我们应共同努力的目标,而不是在冲突爆发后再焦头烂额地去寻求解决之道。

有些人会说,在这个世界的某些角落,真正的持续久和平是不可能实现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我亲眼所见,黑山脱离塞尔维亚的独立之时,和平并非唾手可得。事实上当时许多人都预测将暴发严重冲突。但通过不懈的外交努力以及真切的政治意愿,和平得以维持,并不断延续。直至目前,此地区都未显现任何冲突的征兆。

上个月我去哥伦比亚西部访问。当地原住民与联合国一起,通过巩固社会关系来一步构建地区和平的做法让我颇受启发。我欣喜地看到,有些人已饱受战争之苦五十多年,现在对未来充满希望。一位当地妇女向我表达了他们对杜绝冲突再起的坚定决心。

每时每刻,世界各地都在发生许多持续和平的事例。我们在纽约就此进行了大量讨论,但这些对话应由最有实地工作经验的人来引领。我们需要强调那些真正的和平工作者的努力——从在利比里亚为组织女性和平中心努力的人,到在吉尔吉斯斯坦组织调解工作坊的人。这是为什么这次高级别会议会请来不同国家,不同部门和领域的各类专家来分享他们的经验和见解。

哪怕人人都认同持续和平的观念,资金跟不上也无济于事。冲突预防需要更多资金投入。因为一旦战乱产生,社会秩序就会分崩离析,建筑会被摧毁,无人修补,人民失去收入,停电断水。

然后我们再砸重金重建一切——而重建的代价要比在冲突爆发前将其遏止的代价高昂许多。所以战争不仅给人类带来巨大的苦难--对此我们不仅没能避免,仅仅从经济学的角度考虑这种做法也全无意义。哪怕仅仅增加个别国家的预防经费,也能减少全球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最后,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联合国创立的初心是为了世界和平,这也是联合国旗帜代表的意义。成功地预防冲突应该成为联合国日常,而非特例。

联合国必须成为世界和平的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