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进行可适应快速城市化进程的建筑规划和建造:以埃塞俄比亚为例

英国国际开发部图片/SIMON DAVIS

 

非洲算是快速城市化的大洲,但其城市化水平仍落后于其他大洲。阿希尔•姆班贝 (Achille Mbembé) 和萨拉•纳托尔 (Sarah Nuttall) 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无论是将非洲与世界分开,还是将非洲作为世界的一部分,都是十分困难的”(2004)。谈到世界事务,特别是谈到城市化时,非洲总是被贴上“他者”的标签。直到最近,那些有意于研究非洲城市化革命的学者们才摆脱了“他者”标签的束缚。然而,与面对其他任何重大现象一样,大多数学者对非洲城市化持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认为非洲的努力毫无希望,甚至充满绝望;另一种则认为非洲城市化可以带来机遇,有利于创建更具创造性和适应力的城市未来(切列内特•马莫,2015)。本文旨在深入探讨埃塞俄比亚(城市化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且处于快速的城市化转型阶段)的城市化进程,论证后一种观点的正确性。

就住区结构而言,埃塞俄比亚大部分地区仍是农村,人口大多集中在高地,依赖雨浇农业生存。据多项报告估计,埃塞俄比亚城市住区的人口不足总人口的16%。所谓城市住区,就是居住人口超过2000人的人口密集住区。此外,埃塞俄比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保持独立,且建立起了成熟的城市中心。埃塞俄比亚总人口不断增长,目前估计已超过1亿,正迅速地从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转型为工业经济(埃塞俄比亚财政与经济发展部,2010)。

在过去几年中,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埃塞俄比亚已经在几乎所有领域开始了转型,这当中既有机遇,也有挑战。随着埃塞俄比亚活力的不断增强,在政治和发展领域中长期受到忽视的城市化问题正上升为国家的中心议程。有计划的、自上而下进行的城市化倡议在埃塞俄比亚现代史上首次纳入国家主要发展计划(国家计划委员会,2016)。除了通过公共住房和其他基础设施项目扩大当前已有的城市规模,埃塞俄比亚政府还计划在五年内将成千上万的农1转变为城市中心。

且不去怀疑现有的政治和行政机构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应对这样大规模的社会空间重组,仅仅是快速建造大规模建筑空间的技术需求就十分惊人,包括建造数百万的住房,搭建数以千计的学校、保健中心和行政大楼,以及开展众多基础设施项目。除此之外,人们期待此次城市化改造可以成为刺激经济、创造就业和促进贸易多样化的契机。然而,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农村地区,大型建筑和城市空间的建设都必须符合当地复杂的实际情况,以便为长期的文化转型提供平台。

在可预见的未来,无论是在已建城市,还是在新兴城市,上述建筑空间都将是协调应对经济、环境和社会政治领域的极端现实的主要场所。建筑理应承担将物理空间转换成宜居空间的任务,因此,在建设过程中必须采用适当的机制,正确解读各种极端现实,并做出全方位的响应。要应对如此复杂的条件,就要对基于西方实践与条件的传统建筑及城市规划实践和教育进行大胆的重新评估。

人们通常认为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复杂的国家(沃德马琳姆,1985;克拉米,2000;阿尔瓦雷斯,1966;凯贝德,1999;莱文,1965)。其地理属性和文化特征都与其他国家存在巨大差异。该国地处热带,且地形变化极其明显,是埃塞俄比亚地理属性复杂的两个主要方面(沃德马琳姆,1985和1972)。埃塞俄比亚与阿拉伯半岛、北非和非洲中心地区的地理位置关系,加之该国长期持续处于孤立的状态,造就了其文化多样性和复杂性(塔弗拉,2000;加勒森,2000;切列内特•马莫,2010)。显然,这些地理和文化复杂性也影响了埃塞俄比亚的住区格局。当前埃塞俄比亚进行大范围和快速的建筑和城市建造,从而满足宜居空间的需求,需要应对以下环境条件和难题:

  • 埃塞俄比亚地形多样,以农村社会空间环境主导的文化很强势且越来越有活力;
  • 贫困和快速城市化并存,这个问题与普遍存在的粮食和收入无保障问题密切相关;
  • 受大规模退化和气候变化的影响,环境越发脆弱;
  • 人口快速增长;
  • 经济增长主要基于农业;及
  • 地区和全球政治经济大背景不稳定。

面对如此复杂的社会、环境、经济和政治情况,且要全面加以应对,埃塞俄比亚的建筑规划无疑困难重重。简化建筑规划是必然的趋势,但是,在像埃塞俄比亚这样的环境条件下,建筑业应在教育和实践方面大胆变革建筑规划方案,以应对复杂的国情和艰巨的任务。因此,为了制订适合的设计和规划方案,特别是针对大型建筑和城市项目,需要首先充分认识社会结构和环境现实,从而确定主要的空间挑战及其主次关系。

我们认为,在上述众多复杂条件中,贫困(包括为解决贫困而进行快速城市化进程中的粮食和收入无保障问题)以及环境重建的问题是大型建筑空间建造规划首先要应对的挑战。然而,必须明白的是,在像埃塞俄比亚(农村地区占主导)这样的国家中,试图实施空间战略解决上述问题的同时,也必须面对多样化且根深蒂固的农村社会空间规范和环境。因此,埃塞俄比亚城市化进程不可避免的挑战可以总结为下列两个问题:

  • 构建物理空间的建筑规划如何解决贫困及粮食和收入不安全等主要挑战?
  • 因快速城市化带来了大规模的社会和空间重组,建筑和城市项目如何应对环境重建问题并保证包括水和能源等主要资源的可持续供应?

寻找城市模型

在本地区经历多方面转型的时期,上述问题对埃塞俄比亚和非洲的当代建筑师和城市规划者提出了要求:寻找一个合适的、拥有自身独特建筑方案的城市模型。符合条件的城市模型,无论是模型设计本身,还是整个规划和建造过程,都必须有能力应对社会中存在的根本性挑战,并尊重现有的文化规范。对于城市化水平最低的地区而言,这也是十分重要的时期,它们作为城市化后来者,应该避免较早城市化地区,即发达国家和地区曾经犯下的明显错误。

在发达国家和地区,即所谓的北方国家和地区,城市化是与工业革命和经济增长交织进行的,因此,那里的城市和城市模型的构造或重构都由工业革命及其后续发展变化决定。然而,学者们认为,非洲的城市化进程并非根植于工业化或是经济增长2,因此,借用北方国家和地区的城市模型不可行。我们认为,就建筑和城市规划方面而言,要为埃塞俄比亚这类国家寻找到合适的城市模型,必须首先考虑应对贫困和环境重建等主要社会挑战的需求。

卡莱斯特斯•朱马 (Calestous Juma) 在《新的丰收:非洲农业创新》一书中重点强调了投资建设“支持性基础设施”的重要性,尤其是这些基础设施在“促进农业贸易和非洲经济体参与全球市场活动”的价值。他特别强调,包括道路、铁路、机场和海港在内的交通基础设施,有利于帮助农民融入市场,发展出口导向型的农业企业,为数百万民众提供多种谋生渠道。但是,埃塞俄比亚等国家面临的现状是:绝大多数人居住在分散的农村地区,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农村移居到城市。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想到去建设能将广阔农村地区彼此分散的小型农户连接起来的支持性基础设施。事实上,要制订适合的城市化战略,上述基础设施的建设是必然的要素。除此之外,新兴城市中心的功能不应仅限于发展加工业,或是提供市场、交通枢纽或其他服务。在当前全球经济不稳定的大背景下,我们建议在建设新城市中心的时候,应确保粮食安全,在城市地区也可以生产粮食,并应为环境重建制订相应的战略。另外,针对大批农村移民涌入城市的现实,城市化进程本身也应提供谋生和促进贸易多样化的机会。

建筑规划设计有什么作用?

在城市化快速发展的地区,空间(即城市里的环境空间)是备受争夺的最基本资源之一。贫困和因气候变化导致的环境退化是南方国家和地区所面临的两个最显著的挑战,而组织和合理规划城市物理空间正是应对这些挑战的方法。从传统意义上而言,建筑规划设计的功能在于规划空间或创造宜居空间,而如今其正面临着解决非洲社会问题这一前所未有的挑战。当然,这也可被视为重新定义物理空间规划安排的机会。

非洲的建筑规划必须成为促进就业的关键推动性因素,并通过重新构建城市发展进程,使城市规划成为促进就业和技能多样化的平台,从而促进非洲的平衡和公平发展。同时,进行建筑规划时,还应敢于重新设想城镇、公共事业公司、居民住房、公共空间和城镇内的交通及研究设施的设计,以确保城市粮食生产。除此之外,必须设计适当的建筑空间建造计划,让作为非洲城市主要利益攸关方的农村移民充分参与,贡献他们的劳动力和技能。在制订城市致密化策略时,除了考虑优化土地利用及提供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外,还应考虑能最大限度地提高城市内部的粮食生产的必要基础设施和机制。

如果说贫困和环境退化是南方国家和地区所面临的主要挑战,那么,建筑师和规划者所承担的责任不再限于建筑物或城市设计。他们需要运用在空间设计方面的专业知识,致力于应对主要的社会挑战。他们必须扮演社会活动家和战略家的角色,从更宏大的社会现实出发规划项目。他们不能只制订计划然后要求他人实施计划,而是应该关注城市化改造的设计过程并参与实施战略。

 

注释

1. 是埃塞俄比亚最小的行政单位或社区。

2. 更多关于“走向城市化却不见经济增长”的内容,参见世界银行,2009年;玛丽安娜•费伊 (Marianne Fay) 和夏洛特•奥帕尔 (Opal Charlotte),2000年;肖恩•福克斯 (Sean Fox),2011年;道格拉斯•戈兰 (Douglas Gollin)、雷米•杰德瓦布 (Rémi Jedwab)和迪特里克•福尔拉特 (Dietrich Vollrath),2016年。更多关于“走向城市化却不见工业化”的内容,参见玛丽安娜•费伊和夏洛特•奥帕尔,2000年;保罗•科列尔 (Paul Collier) 和安东尼•J•维纳布尔斯 (Anthony J. Venables),2007年;道格拉斯•戈兰、雷米•杰德瓦布和迪特里克•福尔拉特,2013年;肖恩•福克斯,2011年。

 

参考文献

弗朗西斯科•阿尔瓦雷斯 (Francisco Álvares).印度群岛的祭司王约翰:关于祭司王约翰国土的纪事——来自1520年葡萄牙访埃塞俄比亚大使的叙述[M].奥尔德利的斯坦利勋爵译.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哈克卢伊特学会),1966.

茨格耶•切列内特•马莫.埃塞俄比亚——闭塞之国.选自变化之城:亚的斯亚贝巴——21世纪城市转型战略[M].马克•M•安杰利尔 (Marc M. Angélil) 和迪尔克•赫布尔 (Dirk Hebel) 编辑.巴塞尔和波士顿:比克霍伊泽出版社,2010:32-39.

茨格耶•切列内特•马莫.设计“非正式”型建筑:论埃塞俄比亚水域地区城市化进程中的空间设计战略[D].博士论文.汉堡:港口新城大学,2015.http://edoc.sub.uni-hamburg.de/hcu/volltexte/2015/249/.

保罗•科列尔和安东尼•J•维纳布尔斯.重新思考贸易优势:非洲应怎样促进贸易多样化[J].世界经济,2007-07,30(8):1326-1345.

唐纳德•克拉米 (Donald Crummey).基督教王国埃塞俄比亚的土地和社会:从13世纪到20世纪[M].厄巴纳,伊利诺伊州:伊利诺伊大学出版社,2000.

玛丽安娜•费伊和夏洛特•奥帕尔.一个很常见的现象——走向城市化却不见经济增长[R/OL].政府研究工作文件,世界银行,2000(2412).http://elibrary.worldbank.org/doi/abs/10.1596/1813-9450-2412.

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埃塞俄比亚财政与经济发展部.增长和转型计划:2010/11-2014/15[J].亚的斯亚贝巴,2010.

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国家计划委员会.第二个增长和转型计划:2015/16-2019/20[J].亚的斯亚贝巴,2016,I:正文部分.

肖恩•福克斯.认识非洲城市转型的缘起和进度[R/OL].危机国家研究中心工作文件.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发展研究院,2011,(89),系列2.http://www.lse.ac.uk/internationalDevelopment/research/crisisStates/download/wp/wpSeries2/wp892.pdf.

彼得•P•加勒森 (Peter P Garretson).亚的斯亚贝巴从1886年到1910年的发展史[M].威斯巴登:奥托•赫拉斯沃维斯出版社,2000.

道格拉斯•戈兰、雷米•杰德瓦布和迪特里克•福尔拉特.包含有结构转型和不包含结构转型的城市化对比[R/OL].乔治华盛顿大学和世界银行,2013-02.https://www.economicdynamics.org/meetpapers/2013/paper_344.pdf.​

道格拉斯•戈兰、雷米•杰德瓦布和迪特里克•福尔拉特.包含工业化和不包含工业化的城市化对比[J].经济增长期刊,2016-03,21(1):35-70.

卡莱斯特斯•朱马.新的丰收:非洲农业创新[M].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2011.

梅塞•凯贝德 (Messay Kebede).生存和现代化:从哲学角度论神秘的当代埃塞俄比亚[M].劳伦斯维尔,新泽西州:红海出版社,1999.

唐纳德•内森•莱文 (Donald Nathan Levine).蜂蜡和黄金:埃塞俄比亚文化的传统和创新[M].芝加哥和伦敦:芝加哥大学出版社,1965.

乔治•A•利普斯基 (George A Lipsky).埃塞俄比亚:民族、社会和文化[M].纽黑文:人类关系区域档案出版社,1962.

阿希尔•姆班贝和萨拉•纳托尔.从一个非洲大城市写世界[J].大众文化,2004,16(3):347-72.

理查德•潘克赫斯特 (Richard Pankhurst).埃塞俄比亚的城镇史:从中世纪到19世纪早期[M].威斯巴登:弗朗茨•施泰纳出版社,1982.

理查德•潘克赫斯特.埃塞俄比亚城镇史:从19世纪中期到1935年[M].斯图加特:弗朗茨•施泰纳出版社,1985.

拜鲁•塔弗拉 (Bairu Tafla).“父亲河”尼罗河与埃塞俄比亚文学.选自尼罗河:历史、文化和传说[M].阿盖•埃利克 (Haggai Erlich) 和伊斯拉埃尔•格申尼 (Israel Gershoni) 编辑.博尔德,科罗拉多和伦敦:琳内•利恩娜出版社,2000:153-170.

世界银行.2009年世界发展报告:重塑世界经济地理[R/OL].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2009.http://web.worldbank.org/WBSITE/EXTERNAL/EXTDEC/EXTRESEARCH/EXTWDRS/0,,c....

梅斯芬•沃德马琳姆 (Mesfin Woldemariam).埃塞俄比亚之地理[M].亚的斯亚贝当:光与和平出版社,1972.

梅斯芬•沃德马琳姆.埃塞俄比亚饮食习惯和粮食安全的变化[R/OL].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85.

梅斯芬•沃德马琳姆.带着信仰遭受苦难:对埃塞俄比亚中北部农民贫苦状况的纵向研究[M].伯尔尼:非洲山脉协会与伯尔尼地理学出版社,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