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障碍,满足人道主义需求

在阿富汗,冲突已持续了38年。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和索马里,冲突持续的时间分别为20年和17年。冲突在伊拉克和苏丹也持续了13年,在叙利亚持续了5年。上述及世界其他地方的长期冲突耗费了80%的人道主义筹资,导致许多家庭流离失所数十年,每年都引起新的人道主义需求,耗费无数美元。据估计,在2014年,冲突的经济代价占全球经济的13%。与随时会发生的地震、海啸、气旋、洪水及火山爆发不同,冲突是一种致使人道主义需求无法满足的人为现象,我们可以对此做出改变。

数以百万计的人的生活因冲突和暴力支离破碎,帮助他们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是一项迫切需求,也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决定于2016年5月23日至24日在伊斯坦布尔召开世界人道主义首脑会议的驱动因素之一。来自不同地区和背景的领导人、从业者、投资者、学术界人士及创新人士将齐聚首脑会议,讨论并承诺为世界上最脆弱群体更好地提供帮助。目前,有四个方面的复杂挑战阻碍了我们的进展:预防和解决冲突;维护国际主义人道法;为被迫流离失所者采取更好的解决方案;重新思考人道主义筹资。随着工作的深入,我们意识到只有当领导人致力于寻找这些挑战的解决方案时,变革才会实现。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领导人在这次首脑会议期间及会议结束之后能做出更有力的政治承诺来预防和结束冲突,如此一来可为全球数以百万计的人带来显著的积极影响。正如来自冲突多发的也门萨那、已成为父亲的阿布•穆罕默德 (Abu Mohamed) 站在家园废墟上所说:“安全。我们需要的只有安全。除了安全和保护外,其他都不重要。”在未来的数月和数年中,我们要坚决地承诺根据可靠的风险分析改进预防行动,更注重降低风险,加大对脆弱国家的支持力度,并且扩大冲突调解和解决的影响。

第二,我们必须更好地落实对各国都具有约束力、旨在保护受暴力和冲突影响的平民的国际人道主义法。在当代冲突环境下,有太多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不受惩罚,导致平民饱受饥饿,因狂轰滥炸死于家中、医院病床上甚至是集市和学校。人道主义和医疗工作者经常冒着被扣押、绑架或死亡的危险来救助需要援助者。在本次首脑会议及之后,我们将争取通过实际行动来加强这些法律和准则的执行。这些行动将帮助解决国际人道主义法在执行方面的种种问题,促使国家、军队和民间社会都承诺收集在人口密集地区使用具有大面积效应的爆炸性武器造成的人道主义影响的数据。采取的行动也包括在交战方武断拒绝人道主义介入时,对其施加更大的政治压力;同时促使军队承诺采取切实的措施来提高精确攻击目标能力,避免医院和诊所遭受袭击。

第三,新的、长期的冲突及愈发薄弱的国际法执行力已造成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被迫流离失所危机。截至2014年底,全球超过一半的境内和跨境被迫流离失所者都来自于五个深陷暴力的国家。在本次首脑会议及以后,我们希望世界领导人能在法律、政策和实施方面做出承诺,更好地保障境内流离失所者及难民的需要和权利。我们正在寻求可持续的解决方案,按照《关于境内流离失所问题的指导原则》,确保境内流离失所者能够通过工作和教育实现自力更生,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不仅得以生存,还能实现发展。当前,有七个国家共收容了全世界一半以上的难民,而分担难民责任的斗争仍在继续,因此我们还需建立起一个更加有效的国际框架,平等地分担难民责任。解决方案将包含政治、经济、社会和人道主义部分,不仅适用于流离失所人口,也适用于接收难民的国家和社区。

最后,我们必须要克服多年来阻碍人道主义行动的筹资挑战。从2004年到2014年,人道主义援助资金需求上涨超过600%。尽管捐赠者慷慨解囊,但随着援助需求激增,人道主义的资金缺口在2015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我们要从最根本上改变需求的概念和供资的方式,打破需求越多缺口越大的循环。发展和人道主义行为体、私营部门和政府投资者等合作伙伴需加强合作,将降低脆弱性作为我们的中心目标。这样,我们就能从针对单个项目的短期筹资模式转变到灵活的多年期筹资和规划,给予国家合作伙伴和政府更多重视。根据人道主义筹资问题高级别小组的建议,扩大资源基础并使其多样化必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因此,我们需要探索包括风险保险和社会安全网在内的创新筹资方案,同时使人道主义供资基础多样化,让散居社群、私营部门和许多其他利益攸关方也参与进来。我们只有重新调整为脆弱群体供资的构想方式,才能结束每年都要求增加投入,到年底却再一次哀叹资金缺口空前巨大的格局。

在世界人道主义首脑会议即将召开之际,我期望所有的利益攸关方都能提出深刻的见解和想法,并做出大胆的承诺,以在未来克服这些障碍。本次首脑会议必须成为一个转折点,让我们承诺将保护最脆弱群体置于集体行动和共同责任的核心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