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参与转变冲突和暴力极端主义

世界上,很少有国家与巴基斯坦一样面临如此复杂的政治、社会或经济环境及与安全相关的挑战。巴基斯坦有近两亿人口,有十几个种族和少数民族群体,还有已经和平共处了几十年的无数个部落。但在过去15年中,巴基斯坦一直在与各种形态和方式的暴力极端主义作斗争。暴力极端主义在开伯尔-普什图省和联邦管辖部落地区最为严重,且妇女处于战斗的前线。这些妇女中,有些是寡妇,有些是自杀炸弹袭击中的受害者和幸存者,也有些人流离失所、心灵受到创伤。她们的男性亲人要么身处战场,要么已离开人世。因此,许多妇女都是事实上的一家之主,负责照顾老年人、晚辈和负伤者的衣食住行。1但是,她们的流动性受到严重限制,无法接受教育和治疗,照顾家庭的能力也受到极大的影响。极端主义分子借宗教之名剥削妇女,逼迫她们筹款,让她们把自己的儿子和家庭、社区其他成员的儿子送去与极端主义分子共事,并为他们工作。这种情况在斯瓦特地区尤为严重。妇女为极端主义分子提供的支持主要是缝制自杀炸弹背心、搜集黄金和钱款、充当情报员以及提供庇护所。

对于那些儿子加入了民兵的妇女,影响是痛苦而深远的。她们要担心孩子的生命安全,但她们生活所在的社区却会因她们的家庭背景而避开、孤立甚至袭击她们。她们能寻求保护的途径少之又少,甚至没有。

 “我无法和我儿子谈论极端主义和极端主义分子。”我们的谈话中提到她那个激进的儿子时,扎尔古拉说道。

2008年,派曼(巴基斯坦孕产妇和新生儿行动项目)校友信托实施了一项名为“让我们和平共处”的倡议。该倡议的一项重点工作是增强极端主义分子的母亲及社区中其他妇女的权能,以阻止激进化。

从不可能到可能

对情况进行分析后,我们重点关注最具挑战性也是最不可能的解决方案,即让母亲们参与解决这一威胁。派曼意识到,无辜的母亲需要提高敏感度,并接受教育以对抗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我们之所以采取这样的策略,是因为我们相信母亲们能塑造孩子的道德观和价值观,能让她们的孩子产生责任感,能促使孩子在家庭和社区创造积极的人际关系。让妇女和母亲走出家门并参与对抗暴力极端主义,是极为艰巨的任务。于是,我们与每个社区中的母亲建立联系,邀请她们学习生存技能,挣钱以供家用。同时,我们与社区长者和具有影响力的男性家庭成员展开对话并建立互信,从而为妇女走出家门铺平道路。这一系列举措都取得了成功。

我们的重点是加强母亲们的自信、竞争力和增强她们的权能,并通过两个阶段让母亲们参与我们富有雄心的行动。

在第一阶段,我们根据她们的天资向其传授实用的谋生技能,因为她们需要在家庭中树立权威。孩子只尊重地位不受丈夫、朋友或整个社会质疑的母亲。此举也能在短时间内增加家庭收入,让母亲们增强信心。

在第二阶段,我们为她们提供必要知识和信心,使她们成为家庭和社区的活跃成员。我们培养她们批判性思维的能力,让她们能够识别他人身上和社区中的暴力极端主义迹象,并通过推动对话和社区建设和平进程来应对这些早期预警。我们让妇女意识到,她们可以影响并指引孩子的生活,也能阻止他们参与极端主义活动。大多数情况下,极端主义分子会利用古兰经来吸引年轻人和社区接受暴力圣战理念,或说服他们采取极端主义行为。于是,我们在恰当的条件下引用古兰经经文,帮助改造这些母亲的思想。我们的改造方法主要是引用古兰经和圣行,正如先知穆罕默德坚称,真正的伊斯兰教义并不宣扬仇恨或暴力,而在用伊斯兰教的价值观培养孩子的过程中,母亲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般来说,这个改造过程虽慢,但前进的步伐很坚定,不会反复。获取新知识和增强经济权能让母亲们有信心和自己的儿子坦诚交流,有助于增进母子感情。派曼通过这些得到改造的母亲教育她们的儿子,鼓励他们加入派曼的去激进化运动。

将为儿子在自杀式袭击中死亡感到荣耀的母亲改造成为促进社区改变的积极分子,这是漫长而艰难的过程。在保守的男权社会,由于暴力极端主义的负面影响以及某些组织以宗教的名义进行剥削,母亲们要说服他人接受她们的观念极其困难。经过派曼的训练之后,这些妇女成为“派曼母亲和平组织”(也叫“母亲联盟”)的成员,并开始影响其他母亲。目前,已有 745名母亲接受了派曼的训练,并在开伯尔-普什图省和联邦直管部落地区建立了30个母亲联盟。

如今,母亲联盟正在各自社区向其他母亲传授和宣扬对抗极端主义威胁的非暴力方式。

为了让易受影响的极端主义青年积极地参与派曼的去激进化运动,母亲联盟和青年联盟一样都举足轻重。母亲联盟积极承担让接受派曼改造的极端主义青年重返社会的艰巨任务。她们在各自社区宣传阻止暴力极端主义的重要性,强调社区的态度对改造后青年重返社会有积极的影响。如今,母亲联盟正逐步让各自所在社区团结一致,建立联系并共享信息,形成社区网络以推动社会和解。母亲联盟已教育及感化了开伯尔-普什图省和联邦管辖部落地区的15000名女性社区成员。这些女性最终意识到,她们能为各自社区阻止激进化和对抗暴力极端主义提供帮助,使社区建设和平的整个进程得以延续。

母亲联盟始终关注着周边情况,留意家庭和社区出现的暴力极端主义早期征兆。派曼母亲联盟成员士巴便是一个典型例子。士巴注意到,她的弟弟古尔•扎里夫回家很晚,渐渐变得沉默寡言。她多次询问他近期的行动以及变得沉默的原因,但他拒绝回答。她回想起派曼训练中提到的年轻人行为变化的早期预警征兆,开始密切观察弟弟的举动。一天晚上,她跟踪弟弟,发现他走进附近街上的一所房子。她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其他妇女及青年联盟。青年联盟的一些成员到那个地方去后,发现一些陌生人来那里做演讲,并煽动年轻人参加他们的行动。士巴和母亲联盟的其他成员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了当地警察。警察突袭了这所房子,查获了极端主义宣传资料,逮捕了三名外来人员,而此前这些人已蛊惑了该社区的五名年轻男性。妇女社区和平组织发现的早期预警征兆帮助许多当地男孩免遭极端主义组织魔爪的侵袭。

妇女对促进不同信仰间和谐所的作用

在巴基斯坦,清真寺、教堂、寺庙和其它宗教场所的领袖对人们的态度、观点和行为养成方面有很大的影响,而这些领袖绝大多数都是男性。然而,在同样的社会背景下,伊斯兰教学校的女性教师、女性政治和宗教领袖及非穆斯林活动人士拥有很多的妇女和年轻女性支持者。她们还有很广泛的网络,得到广大支持者的信任,但依旧未引起足够关注。

女性有能力在紧张局势中跨越角色分界线,领导非暴力抗议,动员社区的力量,也能扮演女性精神领袖促进和平的角色。因此,有信仰的妇女无法跨越宗教界线参与社会凝聚力建设的传统观念有望得到改变。

派曼致力于提高伊斯兰教学校的教师、拥有其他信仰的妇女活动人士和宗教政治党派女性领袖的能力,从而建立了“有信仰的妇女建立巴基斯坦的社会凝聚力”联盟。通过这一平台,有不同信仰的妇女得以克服三个主要障碍以参与不同信仰间对话:妇女在非伊斯兰宗教信仰中无法获得教育;影响力不足;沟通不畅。通过分享和讨论,她们发现了作为女性和宗教信仰者,各自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如今,这个联盟的成员已跨越个人宗教信仰鸿沟,共同推动了各自社区的包容、平等和不同信仰间对话,为所有人提供表达看法的平台。她们相互庆祝宗教节日,在各自社区发生暴力行为时互相支持。

扎林恩是派曼不同信仰间组织的成员。每逢伊斯兰历一月,她的儿子阿迪尔总要参加极端主义行动,对抗白沙瓦的什叶派游行。扎林恩决心改变儿子的行为。她和组织的其他成员一起保护一年一度的什叶派游行免受她的儿子及其同伴策划的袭击。这些年轻人看到自己的母亲后,没有伤害任何人便离开了。之后,母亲们和她们的儿子进行了交流,帮助他们改变对什叶派的偏见。阿迪尔目前是青年联盟中最为活跃的成员之一,领导推动了白沙瓦不同信仰间和派别间的和谐、容忍和社会融合。

为了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影响力,派曼组织妇女开展宣传活动,例如由妇女组织和平集会,参加广播节目和电视脱口秀,参与圆桌讨论,出版刊物宣传关于暴力极端主义对妇女的影响及妇女在与之对抗中所能发挥的作用。

在缓和冲突和阻止暴力极端主义中认识到妇女的作用

我们总结的经验是,如果妇女的经济权能得到增强,且她们对此类问题有足够的认识,以及拥有必要的谈判和沟通能力,那么,她们在转变冲突和解决暴力极端主义的进程中能发挥很重要的作用。

母亲联盟等妇女和平组织扮演着变革者的角色。这些组织致力于提高人们的意识,阻止激进化,支持其他妇女,通过宣传说服妇女加入主要的和平和安全团体及委员会,包括能影响法律和政策的团体及委员会。

在巴基斯坦最为艰难、动荡的时期,派曼母亲联盟等和平组织对促进社区和解、治愈伤痛和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因为这些母亲在她们自己的社区建立起信任。她们和学校管理委员会、教师及家长合作,宣传和平信息,在伊斯兰教学校和普通学校建立了学生和平组织。

注释

1布沙拉•哈力克 (Bushra Khaliq).巴基斯坦:高涨的极端主义、反恐战争和妇女的生活[J].国际视点,20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