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洲可持续能源未来之路

©联合国图片/Milton Grant
 

  2012年,美洲开发银行下属的多边投资基金和彭博新能源财经联合发布第一份《气候透镜》报告,在这份清洁能源投资环境评估排名中,有一个中美洲国家在所有拉丁美洲国家中位列第二,仅次于巴西,令许多人感到惊讶。更加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国家竟是尼加拉瓜。仅仅十年前,尼加拉瓜还是中美洲化石燃料发电量占比最高的国家,近80%的电能来自化石燃料。该报告中排名前十的国家还包括巴拿马(第三)、哥斯达黎加(第八)和危地马拉(第九)。

  上述结果表明,中美洲在过去十年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各国通过自觉的努力,扭转了化石燃料发电量占总发电量比例不断攀升的局面。在石油完全依靠进口的国家,使用化石燃料满足能源需求,给国民经济和家庭造成了越来越沉重的负担,尤其是在油价创历史最高的2007-2008年间。

  在上世纪90年代,经过了十年政治动乱和内战后,中美洲国家采用不同模式在不同程度上将能源领域向私营部门开放: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尼亚加拉和巴拿马采取竞争性批发市场模式,哥斯达黎加和洪都拉斯采取单一定向购买者模式。此举既是为了吸引新的投资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也是受到遵循华盛顿共识的国际金融机构的影响。

  油价低廉,监管框架鼓励寻求短期收益,长期政策缺失,加上私人投资者对于风险管理有一定的考虑,致使利用石油衍生品发电在中美洲国家十分普遍,只有哥斯达黎加始终高度重视可再生资源的开发。就中美洲地区整体而言,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从1990年的91%下降至2005年的60%以下。2005年,石油发电量占比最高的两个国家是尼加拉瓜 (77%) 和洪都拉斯 (70%)。不过,随着国际油价上涨,这一局势开始逆转。

  油价攀升,能源领域却高度依赖石油,面对这一局面,各国政府急忙采取各种措施予以应对。这些应对措施并非全部具有可持续性,例如提高能源消费补贴等。然而,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区域共同努力以及国际组织的援助,到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期,所有中美洲国家都发布了政策声明,认识到了加大可再生能源利用并提高能效的必要性。

  到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末期,这些努力便已初见成效。2014年,中美洲近64%的发电量来自可再生能源,尼加拉瓜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从2005年的23%增长至2014年的52%,危地马拉则从46%增长至70%。

  尽管各国所取得的成就不尽相同,但整体而言中美洲已经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而要发挥该地区可再生能源的全部潜力满足所有能源需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多尔扎尔等,2013)。世界观察研究所和中美洲工商管理学院(INCAE商学院)联合发表了名为《中美洲可再生能源前进之路》的研究报告,研究报告指出,成功的前提是要改善投资环境、提高治理和管理效率并缩小信息鸿沟。

  该研究发现,通过改善政策和财务的四个方面可以加快发展“基于可再生资源的可持续能源系统”:

  1. 将各个政府机构的可再生能源政策和目标主流化;
  2. 评估现有可再生能源的相关政策工具,必要时对政策组合进行优化;
  3. 优化开发新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行政管理程序,减少所需费用及时间;
  4. 为可再生能源政策和投资环境改善制定明确的测量、评估与报告指标。

  报告还提出知识和传播方面的四项改善建议:

  1. 对本地区的可再生资源潜力开展额外的详细评估,并将评估结果公之于众;
  2. 通过综合能源规划方法,对比当前及未来电力负荷曲线评估可再生资源技术潜力,结合能效与智能电网解决方案获取可再生资源;
  3. 评估并广泛传播各种能源情景的全面社会经济影响,包括对于当地经济与就业机会的影响;
  4. 加强对国家和地区可再生能源研究的支持,提高可再生能源的公众认识,增强政府、银行业和私营工业部门的相关知识和人力资源能力(多尔扎尔等,2013)。

  以上各方面的工作都在进行当中,虽然并未形成合力,各国的前进步伐也不完全一致。世界观察研究所与中美洲工商管理学院联合发表上述研究报告后,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建立了公用事业规模的商业化光伏发电站,尼加拉瓜和巴拿马的风力发电有所增长,危地马拉、巴拿马、萨尔瓦多和哥斯达黎加面向光伏发电面板分布的监管取得了积极的进展。

  近年来的一项重要成果是中美洲地区电力市场监管框架实现一体化,推动了本地区的电力交换,例如建成从危地马拉延伸至巴拿马的输电线路中美洲国家电力联网系统。自2013年1月该监管框架正式生效起,本地区市场电力交换在一年内翻了一番,迄今为止已经翻了不止两番。

  中美洲地区市场正致力于提高各国发电能力的利用效率,但对于可再生能源资源开发的影响尚不明确,因为实际成果取决于各国所采取的政策。例如,目前能源决策者和一些投资者正在开展有关利用天然气的讨论,由于天然气的利用要求一定的投资规模,因此需要采取区域性解决办法。

  尽管有一些人认为天然气是可再生能源资源开发期间更清洁、更便宜的“过渡型燃料”,还有一些人却认为,利用天然气对小规模可再生能源项目构成威胁,因为在价格决定政策的环境中这样的项目不具竞争力。中美洲是以天然气的利用作为跳板实现向更清洁能源结构的过渡,还是被迫投资进口另一种燃料,取决于当下做出的决定,而后者可能导致未来面临与使用石油时期类似的价格冲击。

  尽管各国间存在差距,也曾出现过波动,但能源领域近期的发展趋势表明,中美洲国家有能力做出国家层面和区域层面的政策反应,通过鼓励私人和公共投资,解决能源领域迫在眉睫的问题。这种经历可以成为寻找可持续解决方案应对其他重要挑战的基石,解决相当重大却时常遭到忽视的问题,例如能源贫穷以及交通领域的能源利用。

  过去二十年间,中美洲国家在供电方面取得重大进展,尤其是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尼加拉瓜等电气化程度最低的国家。危地马拉家庭通电率在1990年为36%,至2014年已增长到近90%,而中美洲所有国家的通电率也都已突破80%的水平。然而,中美洲仍有数百万人不能获得电力供应,这需要比传统电网延伸更为有效的解决方案。

  在中美洲国家能源消费总量中,电力仅占6%至22%(拉美能源组织,2014),这一点也需纳入考虑范围。在危地马拉和尼加拉瓜,最为重要的能源是生物质能。生物质能在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能源消费总量中的比例也很高。

  生物质能利用比例高是能源贫穷的表现。其中,大部分生物质是居民生活中所用的薪柴。危地马拉国家森林研究院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危地马拉生物质能中有98%用于满足居民能源需求,有70%的家庭使用薪柴烹饪、取暖与烧水(拉腊尼亚加等,2012)。

  传统生物质燃烧技术对于环境、健康和经济的负面影响已经有明确记述,但在国家能源政策方面,这一问题直到最近才得到了与用电和石油价格等更加“城市化”的问题相同的关注。为解决这一问题,曾经尝试过包括分发高效柴灶等多种方案,但目前都未能取得必要规模的成功。

  《危地马拉清洁炉灶和燃料国家行动计划》是为纠正先前失败举措而迈出的正确一步,根据这项计划,危地马拉全国每年将安装6.5万台高效炉灶,并将借助市场手段实现这个目标,包括推进炉灶生产和销售创业活动,为购买炉灶提供小额信贷,并通过向顾客提供信息来增加需求。该行动计划由“国家竞争力计划小组”牵头,政府和私人利益攸关方参与其中,但目前仍处于初步规划阶段,结果尚待揭晓。

  所有中美洲国家共同面临的另一项重大挑战在交通领域,交通领域消耗了约三分之二的石油衍生品。2013年,石油占巴拿马能源消费总量的三分之二,占哥斯达黎加和萨尔瓦多能源消费总量的60%以上,主要用于公共及私人交通(拉美能源组织,2014)。

  交通领域的情况比能源领域更具有挑战性,因为前者并非投资开发替代燃料或技术所能解决的。要应对交通领域的挑战,需制定系统性的方法,要求众多政府机构开展合作,在很多情况下要求各级政府配合,并让更多利益攸关方参与其中。

  应对这一挑战不仅关乎环境可持续性,更关系到中美洲国家的竞争力以及各国人民的生活质量。人们已经提出了许多建议以及有趣的倡议,但有一些是孤立的,且在很多情况下仍然缺乏实施行动。

  中美洲国家需要与区域、国家以及国际层面的伙伴共同努力,提高政策一致性、机构协调力以及必要的能力和投资,以解决能源贫穷问题,发展更为清洁的交通领域。这些因素都是在能源生产与使用中全面实现可持续性的关键。

  参考文献

  亚当·多尔扎尔 (Adam Dolezal) 等.中美洲可再生能源前进之路:现状评估、最佳实践、差距分析[M/OL].华盛顿特区:世界观察研究所,2013. http://www.worldwatch.org/system/files/The%20Way%20Forward%20for%20Renewable%20Energy%20in%20Central%20America_low-res2.pdf

  全球清洁炉灶联盟.危地马拉清洁炉灶和燃料国家行动计划[M].危地马拉城,2014.

  马科斯·马丁·拉腊尼亚加 (Marcos Martín Larrañaga) 等.危地马拉共和国木材供需[M].危地马拉:危地马拉国家森林研究院,2012. 

  拉丁美洲能源组织(拉美能源组织).2014年能源数据报告[R]. 厄瓜多尔基多,2014.

  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中美洲:2010年电力行业数据[R].墨西哥城,2011.

  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中美洲:2014年电力行业数据[R].墨西哥城,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