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成立70周年:为全人类缔造健康的未来

©Pierre O. Tulkens

1948年12月,在结束了持续多年、波及范围之广空前绝后的战争和暴乱之后,各国代表齐聚巴黎参加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宣言》)。这份宣言是由声名显赫的埃莉诺·罗斯福女士(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遗孀)推动的,作为新颁布的《联合国宪章》的补充,旨在保障世界各地所有个人的权利。

 

值此联合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总结联合国所产生的影响,一定不能忘记1948年这个特殊的时刻。当时,联合国刚成立没几年,世界刚经历了历史上最黑暗的一段时期。《宣言》充分把握这个时机,通过将人民作为《宣言》的中心议题,做出保障所有人的人权的承诺,将世界团结起来。通过这份宣言,各国领导人发誓捍卫人民的安全和权益,绝不允许二战中的暴行卷土重来。

 

《宣言》为日后关于发展的所有讨论提供了颇具影响力的参照。从安保问题、冲突预防和解决,到健康和贸易问题,乃至正在进行的关于气候变化的对话,所有这些讨论都以该宣言为参照。

 

然而,《宣言》虽能让千千万万人脱离危险和暴力侵害,但其核心原则却常遭到忽视,人民的权益未能得到重视。

 

2000年,各国领导人再次汇聚一堂,共同聚焦疾病和贫穷问题。联合国会员国一致通过了“千年发展目标”,决心消除疾病和贫穷。2015年,千年发展计划即将到期,全球贫困持续减少,更多的儿童走进小学的课堂,儿童死亡率相比大幅度降低,有针对性的卫生投资挽救了数百万人的性命。自2001年起,因疟疾死亡的人数减少400万人以上,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下降速度达20年最高。

 

世界共同的努力取得了显著的成效,我们也在向更宏大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过渡。如果我们希望可持续发展目标能够在未来15年指导我们的行动,我们就必须重申罗斯福女士的信仰,采取真正以人为本的发展方式,持续取得进步,以应对当今社会面临的最急切的挑战;我们还要完全兑现向全世界人民做出的承诺,坚决保证每个人的权利。

 

以健康问题为例。健康问题是全球发展的基础,即使是很小规模的投资也会刺激其它领域的进步,如教育和消除贫困。如果不改善健康状况,就无法让世界更加繁荣。健康的社区使社会更加稳定,使经济更繁荣,但若要使健康的社区完全地发挥作用,我们就必须确保所有人都有能力承担且能公平地获取高品质健康服务。

 

2012年,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了一项决议,敦促各国政府确保所有人不因经济困难而得不到高品质医疗保健。这项决议成为未来发展的中心支柱。2015年秋,联合国会员国将会通过一系列可持续发展目标,“全民医疗保健”有望纳入发展目标。作为一个全球社区,我们必须致力于实现全民医疗服务覆盖,为所有人提高健康水平。

 

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转变我们的思考方式,应从更宽广、更系统化的角度看待健康问题,而非传统垂直、孤立的角度。明智、全面的医疗投资,包括基础医疗设施、社区诊所建设以及社区医务人员培养,对确保全面的高品质医疗十分关键。整个医疗系统必须有能力应对发展中国家常见的传染病,还能治疗中风、癌症和心脏病等在中低收入国家日渐蔓延的非传染病。随着健康状况的转变,我们必须调整框架,以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有针对性地投资某些健康领域将继续发挥作用。一些国家的医疗系统本来就举步维艰,而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等疾病更是雪上加霜,因此有针对性的医疗投资一定可以减轻这些国家的医疗负担。例如,疟疾占许多高负担国家医疗支出的40%,疟疾病人占入院人数的50%,占门诊人数的60%。如果我们投资的项目可以抗击疟疾,减少这些国家的负担,我们就能释放一部分经济和人力资源,将这些资源转用于其它方面,如预防疾病和应对危机。

 

近期肆虐西非大部分地区的埃博拉病毒就给我们带来重要的启示:医疗系统一定要有能力随时应对突发情况,避免整个系统受到冲击。全球社会紧急援助埃博拉重灾国家,这表明联合国(包括其姐妹机构和会员国)对其统一应对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面对有史以来数量最多的危机,包括自然灾害和暴力冲突,如发生在非洲、中东或东欧的危机,我们应吸取埃博拉疫情的教训,以联合国之名,实现全人类的健康、安全和繁荣。

好消息在于健康是成本效益很高的投资,通过较小规模的投资,却可以获得全面且显著的结果。我曾在埃塞俄比亚任世界健康组织国家代表数年,我发现,当地政府用少于总支出15%的投入,解决了很多主要卫生问题,获得可观的成效。数据显示,2011年,埃塞俄比亚的疟疾死亡率降至936人,从2005年至2010年,孕产妇死亡率降至每10万新生儿死亡200人。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从2002年至2011年,埃塞俄比亚政府的全国人均健康支出提高不到20美元,但埃塞俄比亚政府不仅预防了疾病,挽救了生命,还为社区带来了希望,建设了更有活力的社会。

 

我认为健康是一项普遍的人权,而从本质上讲,全民医疗覆盖是《宣言》的延伸。为所有年龄段、处于所有经济状况的人民提供高品质医疗,我们树立了基本的保护标准,确保医疗公平的提高能促进我们的发展议程取得更大的进步。我坚信全民医疗覆盖兼具经济和道德上的意义。

 

然而,良好的健康不能凭空实现。我们如果真的要缔造一个更健康的社会,就务必遵循“全民健康”的原则,促使各部门相互合作,完全理解并积极应对影响健康的各种社会和自然因素。各组织、基金和共同抗击疟疾的其它合作伙伴一直以来都和私营部门维持着积极的合作关系,充分利用私营部门的各种技能和资源扩大市场,增加拯救生命的干预措施和渠道。我们一次次地看到,私营部门通过积极参与公共卫生,获得了可观的收益,同时他们的投资也帮助社区更加健康地发展,提高职工队伍的素质,使经济更加有活力,从而使整个人类社会朝全球健康和发展目标稳步前进。在这个关键时刻,联合国应充分总结以往的重大经验教训,与私营部门加深联系,增加投资价值,优化效率,扩大工作范围,最大限度地使我们的工作取得成效。

 

2014年12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提交了《2015年后可持续发展议程全球综合报告》,报告强调了六个基本要素,这六个要素决定了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本质,即普世、全面和改革,还确保可持续发展目标所承载的宏伟蓝图能在国家层面贯彻落实。这六个因素包括以人为本确立发展目标,从而确保人类健康,保证教育,增加妇女和儿童参与度。随着全球人口达到70亿并持续增加,我们必须密切关注人民的福祉。通过卫生系统建设,我们不仅可以提供财务自由和机会,我们还要使更多人参与发展进程。

 

在这种环境下,“减疟全球伙伴关系”不久将启动第二代全球疟疾行动计划,即《创造没有疟疾的世界:2016–2030年全球投资和行动》。该战略计划基于可持续发展目标,在世卫组织《2016-2030年全球疟疾技术战略》的配合下,为变革性的、以人为本的多部门合作解决方案提供框架,致力于实现消除疟疾的宏伟目标,并释放无数社区的经济潜力。

 

几个月后,联合国将正式改“千年发展目标”为“可持续发展目标”,这将是联合国历史上的又一重要的里程碑。在我们完成此次转变并在成功的道路上继续前进时,我们必须带着所有人和我们一起进入发展的下一个阶段,不遗漏任何一个人,这样我们都可以自豪、平等并且健康地迈着大步跨过终点。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通过卫生系统建设来确保全民获得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这的确是一个简单的想法,但我相信罗斯福女士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