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矿物和资源的可持续开发

为宣传国际水合作年的主题,本文介绍一个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视角。斐济和其他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被大片海水围绕,长期以来非常关注海洋生物资源的可持续开发,近来也非常关注非生物或矿产资源的可持续开发。

斐济是一个南太平洋群岛,由散布在130万平方公里的300多个岛屿组成。与其大片水域相比,斐济的陆地面积仅为18 333平方公里。斐济群岛是大洋岛屿群的一部分。作为14个太平洋岛国之一,斐济的陆地面积较小,海洋物业或专属经济区面积却十分庞大,这个特点并非斐济仅有。14个太平洋岛国的陆地面积之和仅占海洋总面积的3%,相比之下专属经济区则占海洋面积的97%。对于斐济和太平洋岛国来说,海洋给我们提供了生存、食物安全和经济的基础。可持续发展的确依赖太平洋的健康和可持续管理。

作为资源和我们生计的基础,海洋代表着机会和挑战。作为被海洋包围的岛国,一方面,我们受大洋的摆布,但另一方面,我们也是海洋资源的监护人。这些资源是人类今世赖以生存的基础,没有它们今后世代都要遭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破坏性渔业做法保持警惕,反对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捕捞活动,并呼吁加强区域渔业管理组织。

我们所面临的环境和气候挑战主要受周围海洋的影响。不断变化的风势、洋潮、飓风和风暴都是海洋和大气层相互作用的结果。

本文着重阐述斐济在确保海洋资源可持续开发方面所面临的几个优先领域和挑战。在探讨这些问题时将提及整个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因为确定的这些挑战并非斐济所独有,所有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都面临这些挑战。

发展的愿望

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取决于它们能否从渔业和其他海洋资源获取公平的收入份额及其积极参与经济的手段。目前,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从利用海洋生物资源中没有获得公平的经济和社会收益,尽管我们对此存在严重的依赖。

现有海洋与可持续发展多边框架充分认识到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挑战,然而,有效应对这些挑战的战略执行工作的进展仍十分零散,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且也未达到适当程度。海洋国际文书与可持续发展互不关联,阻碍了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全面实现发展愿望,在很多情况下,也是实现国民经济发展目标的主要障碍。

需要作出坚决和可计量的承诺,更全面地实现1995年《联合国鱼类种群协定》所载明的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合理发展愿望。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认识到,它们必须制订具体路径,使这些国家能够通过具体的时间表、目标和阶段性标志,促进海洋资源的可持续管理,并提高其利用的收益份额。其中应包括加强直接经济参与和能力建设。国际社会的合作与援助对于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实现其发展愿望也十分必要。

渔业

健康的鱼类种群对很多国家的粮食安全、保持经济繁荣以及社会和文化福祉至关重要。在执行可持续发展问题主要首脑会议的有关成果文件方面,渔业领域存在一个最严重的差距。虽然各国在《约翰内斯堡执行计划》中商定,到2015年将全球鱼类种群恢复到可持续的水平,但种群捕捞水平日趋不可持续。为解决该问题,各国应再次承诺将枯竭的鱼类种群保持在或恢复到可持续的水平,并应进一步承诺为到2015年重建种群实施科学的管理计划,包括减少或暂停捕捞所有被过度捕捞或面临过度捕捞风险的种群。

如果要解决这种下降趋势,就必须做更多的工作,改善渔业管理中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区域渔业管理组织进行了独立的工作审查,它们的工作值得称赞,应通过联合国大会的定期透明度审查,扩大其工作范围,加大其工作力度,使区域渔业管理组织的执行工作与国际承诺相一致。以往大会对渔业管理目标执行情况的审查,如暂停流网捕鱼和海底捕鱼影响评估,都导致了积极的改革,如果没有这种监督就不可能有改革。大会对区域渔业管理组织执行情况的审查有望提高其实效,并产生必要的政治意愿,为使鱼类种群恢复到可持续的水平采取重要的行动。不幸的是,世界贸易组织未能就针对助长鱼类资源过度开发的渔业补贴推出的拟议纪律措施达成一致。对于斐济这样的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来说,必须遏制对商业捕捞的补贴,因为这会产生不可持续的破坏性作法,但应允许沿海国家以捕捞为生活方式的个体和小规模渔民下海捕捞。

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在海洋养护方面展示了全球牵头作用,例如,建立海洋保护区和采纳渔船天数交易计划和定向公海休渔等创新解决办法,以实现可持续捕捞目标。旨在可持续开发海事和海洋资源的其他创新战略包括:更积极地解决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捕捞问题,季节性禁止使用集鱼装置以及取缔破坏性捕捞做法。

气候变化和海洋酸化

斐济的第三大优先领域涉及气候变化包括海洋酸化的影响。不能脱离沿海地区发生的情况孤立看待海洋和气候变化问题。气候变化的综合影响,即海平面提高、海水表层温度上升和风暴活动加剧,以及海洋吸收更多二氧化碳造成的海洋酸化的不利影响,是对海洋和沿海地区健康的最大威胁。

珊瑚礁生态系统尤其易受气候变化和海洋酸化的影响,除非大大加强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否则这些海洋生态系统有可能最先崩溃。我们对气候变化因升温对我们的珊瑚礁的影响进行过多次研究,而且刚刚开始看到酸化会怎样加倍影响珊瑚礁。这些珊瑚是全球宝藏,需要从文化、社会、经济和环境角度加以保护。大幅降低温室气体排放是一项全球要务。

此外,鉴于大气和海洋中二氧化碳含量已达到危险水平,加强脆弱海洋生态系统的活力应当在新的、注重行动的可持续发展方案中处于突出的位置。这是一个新出现的问题,需要予以立即关注并取得具体成果。特别是,必须为发展中国家的能力建设提供国际支持,以便建立海洋生态系统应对海洋酸化和气候变化的能力,这对保障海洋生态系统至关重要。我们还必须加强针对海洋酸化影响的全球监测和信息共享,并确保国际组织和区域渔业管理组织在它们的海洋管理决策中考虑到气候变化和海洋酸化问题,包括通过加强环境影响评估。

海床矿物

最后一个优先领域是海床矿物勘探和可持续开采。虽然鱼类和其他海洋生物资源对斐济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但我们认为,我们勘探深海床和开采深海床矿产资源的努力具有巨大的经济扩展潜力。借鉴陆地采矿活动和渔业安排的许多经验教训,我们认为审慎进行海底采矿能确保不会为了追求经济报酬而牺牲环境保护。工业对使用稀土金属的需求如移动电话和计算机芯片那样无处不在,因此,我们应及时谨慎考虑海底矿物的可持续开发。

虽然海底采矿的状况基本上仍于勘探阶段,但对斐济和许多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来说,这种活动代表着一个有望到来的新时代,充满经济增长和发展的机会。在这方面,我们意识到需要避免对海洋环境产生不利影响,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持海洋生态系统的完整,并尽量减少海底采矿可能产生的长期或不可扭转的影响。

所有这些关切都加强了斐济和太平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坚定主张,即必须对海洋和渔业福祉以及加强海洋和可持续发展之间的联系展示更大的政治意愿。为了把言辞化为行动,拯救每况愈下的全球海洋系统的健康状况,国际社会再也不能把承诺深藏在无关紧要文书的晦涩段落中。我们必须以真正全面、直接和诚实的方式解决基本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