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行动 私有部门在合作解决城乡水挑战方面的利益和作用

水挑战:共同风险和共同利益

如我们许多人所知,水是二十一世纪最具关键性的可持续发展挑战之一。全世界对水的总体需求在上一世纪稳步增长,并预期将会继续增加。水的需求增多,但供应有限、污染严重、基础设施不足和缺乏管理能力,这些因素都导致了许多地区水的稀缺。地表水的过度分配也使流入河流的水量不足,损及重要的沿岸生境和水生系统。日益扩大的城市竞相建造基础设施,以配合人口增长的步伐,而农村人口却没有足够的水来维持生计,或必须跋涉长途才能得到淡水,这损及他们的利益并阻碍了他们的经济生产力。

在历史上,如何得到淡水一直是各种行业重要的战略考虑。不过,最近的全球趋势对水服务的供应、质量及其可靠性造成的威胁日增,并且也改变了利益攸关方的期待,这使水对工商业的生存能力造成比以往几十年来大得多的风险。日益增多的需求和竞争,意味着可能没有足够的这种关键资源来维持生产。水污染严重,大幅增加了各种行业进行预处理的费用。老旧的基础设施以及政府欠缺管理能力,也都导致供水能力不足和不一致,有时还使工业活动无法开展。随着这些挑战和需求的增加,各国政府加强了对水的使用和污水排放的管制,并以此作为减缓资源耗竭和退化的手段,而各个社区和民间社会团体也更加要求各行各业负起它们采用不可持续做法的责任。

在此同时,由于缺乏资源和政治意愿,特别是在世界南方国家,政府和民间社会很难为公众利益有效落实可持续的水资源综合管理目标。公共和私有行为体都开始认识到,解决全球性的用水挑战不能靠单打独斗。这种认识促使各方更加愿意采用经过协调的集体行动,充分运用公私部门以及民间社会、学术界和社区的技术力量、资源和汇总能力,以便实现更可持续的水管理做法。

与水有关的商业风险:企业围墙内外

在传统上,企业的水管理办法一向是公司改善自身设施的运行方式(例如提高用水效率)。这种进程造成显著的节省用水和污染下降,减缓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并时常会降低企业的水费和相关费用(例如能源、化学品)。然而,在浪费或污染的用水方式肯定对企业造成风险的同时,不可持续的流域状况也会对企业造成与水有关的重大风险——如果不是更大的风险,但企业对这种状况的影响有限,例如缺水、污染或治水不力等。

例如,水文资料毫不令人意外地也许是决定水风险的关键要素。一个区域的水的实际供应量时常取决于生态系统的运作状况以及提供给工业和地方社区的水服务。由于缺水现象日趋严重,水的供应越来越不能满足人类需要以及支持水生生境所需水量。随着缺水问题日趋严重,企业维持运行所需的水供应可能不足的现象将会增加,正如工业用水可能会造成不利的社会或环境影响,而最终危及企业运行所需的法律或社会许可。

人民要求获得水服务的社会政治要素和其需求程度是企业面临的水风险的另一个关键部分。社区用水受限和/或分配不公都增加了这个区域内的企业——实际上或感觉上——助长社会动荡。一个有充足水分配的工业设施和一个没有足够水服务的边缘化社区能对公司产生各种挑战。

政治和体制要素也在决定一个区域适应随之而来的水挑战的能力方面具有关键作用,例如气候变化和其严重程度对企业构成的风险。因此,工业设施面对的风险取决于提供水服务的公共水政策和管理的能力以及如何长期解决与水有关的风险、创造有效的分配机制和制定及落实水质监管。在水政策及其实施方面的失败除造成其他各种挑战外,还能导致对工业供水的不足和不一致的情况。

对水的共同风险和商业进行跨部门合作的作用

企业做法和流域条件产生的水风险意味着企业理应确保它们在其中运行的流域的水管理效率——这是政府、民间社会、社区等方面共有的利益。有鉴于此,许多公司通过以下方法设法鼓励和推动水管理的改善:

 ·鼓励和支持在整个流域进行高效用水做法。

·对地方的水供应和环境卫生、基础设施和/或运作基础设施(例如污水处理)提供资金,供社区和城市使用。

·与社区合作,改善水服务的提供。

·建立或加入作出水治理决策或进行监督的参与性平台和其他民主进程。

·提倡或促进制定有效和公平的政策和法规。

·分享或收集有关水资源的数据和/或支持研究、宣传和监督。

·提高公众对水资源问题的认识。

不过,许多企业认识到它们与政府、民间社会和社区合作进行这些项目时,会产生最高效率和变化。企业设法与其他组织行为体组成伙伴,以便取得他种观点、运用内部能力、增加效用、增进可信度和汇集资源,以解决共同的水风险。具体而言,从商业观点来说,采用集体行动能够:

·清楚说明问题、共同提出解决办法和阐明共同目标。

·商业发起者和其他参与方作出更知情的决策。

·范围和深度都更广泛的动机和势头,以便作出与水有关的改善。

·扩大用于作出改变的共同专门知识、能力或财政资源。

·在参与方的有力支持下,取得更持久的成果。

·建立和维持与主要有关各方的可信性和合法性,得到更有力的社会许可,以便在社区关系的所有方面运行。

·在多重利益攸关方的参与下,进行更有力和更可持续的水治理。

从非公司行为体的观点来看,与私有部门就共同水目标进行合作能提供许多好处,例如得到技术专门知识、大量财务资源、优化的数据、提高能见度和作出决策及取得最新技术。

跨部门合作的行动:集体行动实例

在全世界各地城乡不断出现相互有利的跨部门合作的好例子。例如,英特尔公司在美国西南沙漠地区亚利桑那州钱德勒运行世界最先进的半导体制造设施之一。在规划这个设施时,英特尔工程师知道在干旱气候中运行这个设施需要考虑在英特尔“围墙”以外得到其他可持续的与水有关的机会和解决办法。因此,英特尔公司与钱德勒市合作,制定了一个水管理的全面合作办法。这个办法包括建造一个先进反渗透设施,处理英特尔制造设施排放的清洁清洗水,使其在流回市地下水源前,达到饮用水的标准。自1996年以来,通过这项战略,已将40多亿加仑清水注入地下含水层。英特尔公司还与地方水务局签订协议,回收数百万加仑处理后的污水用于公司冷却塔、减污设备和当地景观,用以每日灌溉附近农地。

沙索集团的主要生产设施在南非,它是一家全球综合能源和化学产品公司。它认识到水安全是它运行的重大挑战,因为它高度依赖内陆的瓦尔河系统。沙索使用大约4%集水区的水量,而城市使用大约30%,由于基础设施老旧,其中流失的水量高达45%。沙索集团与市政当局进行接触,推行节约用水举措。其中一个项目利用沙索集团的资金修理城市水压管理系统,从而减少了水的使用和增加了水的供应。在沙索集团提供资金的情况下,这个项目每天节省2 800万升水,价值500 000美元。在比较之下,当时也曾考虑提高沙索集团一个厂房内部用水效率的另一个项目,该项目需要5 000万美元建造,但每天只能节省1 800万升水。

苏伊士环境集团已在若干流域赞助和主持一些活动,聚集范围广泛的利益攸关方讨论水的质量、水的数量和整体流域健全的问题。参加这些讨论的人员还包括苏伊士环境集团以前没有邀请参加的一批利益攸关方,即农业运行者。最初的讨论集中于苏伊士环境集团收集的大量监测数据。这些资料显示农业操作对在受影响流域中的水质具有关键作用,并确定了一组能降低水质影响的农业做法。

促进加强对水的企业行动和预防有害结果

尽管企业、非政府组织、社区和政府对广泛地可持续水管理有共同利益,但有许多具体要素可能使这些利益无法凝聚。例如,尽管整个系统可从防止浪费用水的水分配中获得益处,但具体行为体都想比其他使用者分配到更多水的份额。事实上,这些短期冲突已促成了过去几十年许多企业的用水战略和政策,导致对企业动机普遍感到怀疑,并批评企业对用水政策的决定作出不当影响,尽管这些战略具有潜在的益处。各个企业如何负责任地就用水问题的共同挑战与外部利益方合作解决的详尽说明,可参阅:http://ceowatermandate.org/files/Guide_
Responsible_Business_Engagement_Water_Policy.pdf。

尽管这些可能发生的冲突实际存在,但各个主要企业目前采取的做法显示它们越来越愿意对可持续的水管理进行投资,优先注意具有长期生存能力的用水战略,而不求取短期盈利。为了鼓励更多企业有意义地参与用水管理,仍然需要进行以下工作:⑴ 提高商界认识与水有关的各种挑战;⑵ 促使面临类似用水挑战的团体能够相互交流(将由首席执行官节水任务最近推动的水行动中心开始填补的作用);和⑶ 增强利益攸关方独立评估企业合作的效用的能力,例如良好做法得到奖励和不负责任的做法得到抑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