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大会推进全球议程

我在主持大会第六十一届会议期间,很快就发现一个合格的联大主席必须能够应对多种问题,同时还要与主要谈判小组和区域支持者保持密切联系。大会每年必须审议大量的议程项目,必须解决会员国之间的各种利益冲突和争议,以期达成和解共识。

本届会议期间,大会共召开全会83次,总务委员会召开了5次会议;第十届紧急特别会议召开了4次会议,讨论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领土的局势问题,并且进行了20次非正式磋商;截止到2007年3月,本届大会共通过决议258项。我也曾前往或应邀前往一些国家进行正式访问。由于议程密集,我每天工作时间很长,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手下一支由国际公务员和外交人员组成的精干工作队伍。

在我任主席期间最难忘的重大事件之一就是监督联合国领导人的历史性更替 ——赞扬科菲·安南留下的杰出成就;使才华横溢的继任秘书长潘基文宣誓就职。我与这两位秘书长建立了密切关系。我相信,通过密切合作,我们能够更好地协调会员国与联合国行政系统之间的利益,能够更有效地执行我们共同的工作方案。

我2006年9月担任本届大会主席之时,有一项明确的工作方案要落实。在2000年千年首脑会议和2005年世界首脑会议上,世界各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为实现建设一个更加团结有效、能够应对新的全球性挑战的联合国的远景目标而提出和制定了明确的路线。联合国历史上这些重要时刻的结果,就是让我们集中集体力量,并提供新的动力,以开展更大范围的改革,从而能够更好地实现我们的目标。一个能够有效应对气候变化、解决和平与安全问题、解救天灾人祸及努力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联合国将会为全人类带来繁荣与正义。

大会第六十届会议主席扬·埃利亚松在处理与会员国一道取得了具体进展,并且设立了新的体制机构:为满足刚刚摆脱冲突的国家的特殊需求而成立的建设和平委员会与建设和平基金、人权理事会、中央应急基金以及雄心勃勃的全球反恐战略。

在我任本届大会主席的前半期,会员国结束了关于加强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与一致支持秘书长重组维持和平行动部和裁军事务部提案的漫长谈判;通过了两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公约,即《促进和保护残疾人权利和尊严公约》与《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顺利批准了新的联合国费用分摊比额表。另外,由于《基本建设总计划》的通过,我们最终得以着手筹备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的翻新工作。

为了紧跟不断变化的政治与经济现实,大会正在对其工作方案进行审查。作为这项振兴工作的一部分,我发起了三次主题辩论,非政府组织、学术界和私营部门参加了辩论,使我们看待这个时代最迫切问题的视界更加开阔。由于更多利益攸关方的参与,这些辩论向会员国提出了实质性问题,影响超出了“例行公事”,而且还是联合国连接世界各地人民的一个组成部分。

2006年11月,在关于发展与《千年发展目标》的主题辩论会上,伊斯兰开发银行宣布要设立100亿美元基金,用于减贫及提供教育和保健,尤其是为女孩提供教育和保健。刚刚结束的第二次辩论会的主题是两性平等与赋予妇女权力的重要性,这次辩论会引起了世界各国政界的关注。如今,彼此之间的差异日益成为导致不同文化和文明之间产生误解的根源,最后一次将于5月10日召开的辩论会,将提出具体设想,在差别日益导致不信任的时代,协助扩大不同文化和文明之间的对话。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我尽力秉承一种鼓励会员国之间加强合作和增进信任的领导作风。我信奉“联合国是一个大家庭”的理念,因为通过合作我们将会更加强大,将会更好地实现我们的共同目标。

我自己对人权理事会也十分关注,以确保这一机构更加有效地运作。我呼吁会员国要全力支助建设和平基金,使建设和平委员会拥有必要的财力来发挥自己的作用。此外,近日刚刚通过了一项决议,我相信,联合国工作人员将从60年来联合国司法系统的首次严肃整顿中获益匪浅。在一年任期的剩余时间里,我将与会员国密切合作,共同解决2005年世界首脑会议尚未解决的事项,诸如加强国际环境管理、改革安全理事会以及加强联合国系统的一致性。

关于安全理事会的改革问题,我相信,目前进行的这一轮磋商可以确定某些意见一致的领域,并且阐明潜在折衷方案,为谈判最终产生结果奠定基础。大家广泛认为,要使理事会的决定更加合法、更能够反映地缘政治的现实,改革势在必行。此外,2008年发展筹资问题多哈会议后续进程筹备工作的磋商很快就会开始。我希望会员国能结束关于《土著民族权利宣言》的讨论。另外,我们不再反对科学证据。气候变化和环境退化威胁着全球数百万最贫穷人口的发展目标,对那些责任最小的国家打击最严重。问题的严重程度要求我们树立明确的目标,在全球范围内加强生态管理并且紧急行动起来。如果能在这些重要问题上达成共识,我们就有机会真正发挥作用,加强联合国环境活动的体制框架。

促进两性平等以及赋予妇女权力是我和我的祖国所密切关注的问题。我一直致力于在某些文化和宗教传统依然保持男女不平等,包括限制妇女的人权和公民自由的地区,努力促进妇女的权力。另外,我认为我们需要诚实地面对妇女在联合国的任职情况。作为一个国际性组织,我们必须以身作则。我们必须制定一项能够真正实现50/50性别均衡的行动计划,我们曾经承诺到2000年时要实现性别均衡。非洲联盟在最高决策层几乎一夜之间就实现了50/50的性别均衡,向我们表明了政治意志和领导的作用。因此,均衡是可能实现的,甚至可能没有那么难以实现!

我感谢那些为使这些问题受到重视而付出不懈努力的非政府组织和妇女组织。我知道,许多会员国认为,就我们所面临问题的规模和迫切性而言,目前促进两性平等的国际组织力量太薄弱,无法应对。联合国全系统一致性高级别小组已经很有说服力地提出了加强联合国性别结构对于政治和现实的重要意义。鉴于我们急需取得进展,任何建议,只要能提供实现《联合国宪章》、《千年发展目标》、《消除对妇女的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以及《北京行动纲要》规定目标所需的持久系统关注,都应当予以积极而富有建设性的审议。

尽管过去60年我们有成功也有失败,联合国却成就斐然,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服务。我们已经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力量,我们明确并且达成了支持《千年发展目标》的全球共识,从而推动了人类发展讨论。我们在推行“可持续发展”这一理念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对许多人道主义灾难做出了迅速反应,动员国际社会行动起来保护环境,增加了维和行动的次数——从1980年代晚期的5次行动增加到现在的20多次,维和行动已经成为减少武装冲突的一个重要因素。联合国的创立代表了一代人的强烈憧憬,他们渴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散尽之后能够重建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我们必须永远牢记这一点。联合国代表了从战争文化走向和平文化的根本转变:用合作与妥协取代了炸弹和子弹。面对时代的挑战,世界各国领导人认识到,繁荣与和平密不可分,要加以维持,也必须共享。

要维持全球经济的稳定与繁荣,与以往相比,当务之急更要解决不平等问题,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及更加广泛的发展目标。但是,如果我们没有拿出具备实施改革议程的政治意志,联合国就无法履行自己的承诺。从长远看来,这样就会损害我们在多边体系中的合法核心地位。我们是否有能力对联合国进行改革,能否继续目标坚定地努力工作,能否不辜负千百万的人民大众,特别是最贫穷人口和最脆弱群体的殷切期望,这些都是对联合国公信力的考验。

我们已经清晰地描绘出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蓝图,也已经清晰地制定出了实现这个蓝图的路线。巩固和更新这些价值观和体制,是我们的共同责任,因为它们是我们构建美好世界的唯一也是最大的希望所在。我们唯一需要的就是政治意志,我们的生存就靠我们共同努力。但是,正如世界已变,我们实现这个目标的方式也必须变。我们必须确保联合国系统仍然切合目标,能够迎接21世纪的未来挑战。只有到那时候,我们才可以说自己完成了应尽的义务;也只有到那时候,我们才可以把我们的世界安然无恙地传给子孙后代。